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上真身 > 第四百二十回 上玄宗主
    第四百二十回 上玄宗主

    “这时……”

    感受着这股荡人心魄的力量,灵神殿殿主古止寒,以及龙族至尊诺德尔,同一时间停止了对秦湛的围攻!

    这个时候,也由不得他们不停止攻击了。

    诺德尔还好一些,虽然感到此刻以鬼炎至尊为中心,有一股强大至极的拉扯之力,在不断的拉扯着他的灵魂,几乎要将他的魂魄扯出体外,但是,凭借肉体之中强大的生命气血,并且分出了一半以上的心神后,他还是堪堪稳住储存在这具肉身之中的灵魂,让其稳妥不失。

    只是,分出了一半的心神去稳固心神,无法全心全意的调动体内所有的力量,实力比之先前来弱上一截,自然是再所难免的了。

    真正处境糟糕的,是古止寒这位灵神殿的殿主。

    身为灵神殿殿主的他,一身修为虽然达到了四道法则大圆满的程度,一身实力之强横,直逼人类联盟第一高手玉昆仑,纵然是像天河、璀璨楼、问天盟等势力的掌教至尊和他比起来,也要差上一筹,但是,在炼魂大阵面前,他的力量,却是根本难以替他形成象样的抵抗,在整个炼魂大阵的力量下,大量蓝色的火焰,不断的在他的灵体之上焚烧着,庞大的灵性能量,不断的被炼化为虚无,消散在阵法中,而后再被阵法吸收,成为促使阵法运转的庞大能量。

    虽然凭借种种稳固灵体的神通,他体表灵性消散的速度比之剑十方略微要慢上一分,但这个幅度绝对大不到哪里去,怕是用不了多久,灵神殿这位高高在上的殿主,将四道法则修炼到大圆满地步的超级强者,就要步剑十方的后尘,被生生炼化了灵体,隐藏到本体之中而彻底的失去战斗力。

    “古止寒殿主,此阵实在太过古怪,你且立即出阵,想办法通知上玄一脉的宗主陛下,让他亲自出手来对付此人,现在暂时由我出手,牵制此布阵之人,以免被他逃脱!”

    古止寒点了点头,在这个阵法中,他的实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怕是连只相当于领悟两道法则合道至尊的诺德尔也比不过,呆在这,不止是没什么作用,反而还会让对方的阵法炼化他体表的力量,进而壮大自己。

    不过,古止寒可是一位将四道法则修炼到大圆满境界的超级高手,存在至今的历史,不知道几百万年,浑身上下的灵性波动之强大,纵然是比之四位人类之身的大使者来,还要强上一分,如果能够将他吞噬的话,炼魂大阵的威力必将立即提升一个档次,到时候,哪怕真的是上玄一脉的宗主亲自降临,也休想将处于阵法中央的鬼炎奈何。

    眼见古止寒以极快的速度往阵法之外射去,鬼炎至尊立即冷哼一声:“在我的炼魂大阵之中,生死,可由不得你做主!”话一说完,炼魂大阵的力量立即调动,对着灵体受到影响的古止寒缠绕而去,同时,单手在虚空中连连点出,三道法则形成的混乱劲道,豁然在虚空中形成,眨眼间,已经带着一阵悄然无声的空间波动,轰到了他的身躯之前。

    “哼,你这个阵法虽然有些门道,但是我古止寒又走,又岂是你区区一位人类至尊所能阻挡得住的。”边说话间,古止寒已是单手一挥,三道丝毫不逊色于鬼炎三道指劲的力量立即被他随手挥出,悄然无声的与他的混乱法则撞击在一起,眨眼间已经将他的攻击完美化解!

    作为灵神殿殿主,古止寒的实力自是毋庸质疑,若非有炼魂大阵的克制之力在,凭借他活了无数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和对法则之力炉火纯青的运用,别说一个鬼炎至尊了,就算再加上云雾、狼牙、秦湛三人,要想留下他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不谨慎的话,甚至还有可能被他的阴谋老道各个击破!

    随手将鬼炎至尊的攻击化解后,他更是利用巧妙的力道忽然提升了飞行速度,眨眼间,竟然已经逃到了炼魂大阵的边缘。

    “想走!?如果你是龙族、自然种族或人族的合道至尊,或许我确实无法将你奈何,但是,你要怪,就只能怪你身为灵族,炼魂大阵本就是为克制灵族而生,眼下又是由我这个并不比你差太多的合道至尊亲自主阵,若是就这么轻易让你逃出去了,我又何以凭借这么一个阵法,胆敢向你们整个灵界叫板!”鬼炎至尊冷哼一声,双手迅速变幻,一个个玄妙的法诀被他打入阵中,同时,那本就强大无比的神识能量,更是犹如银蛇乱舞,不断的在整个阵法中穿插着,不一会儿,竟是在古止寒想要离开的前方穿插出一片巨大的天网,密密麻麻的格子道,似乎拦住了他的所有去路。

    古止寒虽然察觉到这些如同蜘蛛网般的东西有些异常,但是眼见出阵已在眼前,而且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即便是有所损伤,也最多灵体稍微受损罢了,如此短暂的这法要想再困住他,未免有些痴人说梦。

    在这种信心之下,他那飞往前方的身形不过稍微一犹豫,整个人已经瞬间扎入了那片蜘蛛网般的格状阵法中,同时,四道法则的力量被他全面调动,迎着这个阵法形成的阻击之力,狠狠的砸了过去,那浩大磅礴的力量,势必将整个阵法的炼化之力全面驱散!

    不过,炼魂大阵的力量有些类似精神能量,介于能量和非能量之间,和灵族的灵体有些相似,古止寒的攻击虽然看上去威势浩大,但是落到炼魂大阵形成的蛛网屏障上后,效果并不理想,而那蛛网屏障却是趁此机会,一把将古止寒包裹在其中,表面上的能量竟是散发出极其强大的吸纳能力,隐隐有和他这位领悟四道法则的合道至尊融为一体的趋势!

    既然暂时炼化不了,那就先困住,慢慢炼化!

    显然,这就是鬼炎至尊打的主意。

    “吼!鬼炎,卑劣的家伙,你的对手是我。”诺德尔见古止寒被纠缠住,顿时怒吼一声,强行稳住灵魂后,立即调动强大的力量,往处于阵法中央的鬼炎至尊杀去。

    鬼炎至尊微微皱了皱眉头,此刻诺德尔要分出一定的心神稳住灵魂,实力自然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以他现在的能耐,收拾这个龙族至尊自然不在话下。

    可是,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势必要浪费大量的时间,而正在快速往这个方向赶来的灵族强者,却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等他真将这位龙族至尊完全斩杀后,估计所有驻守在灵界之中,包括那位上玄一脉宗主在内的至尊强者,都已经对他形成里里外外,好几层的包围圈了。

    如此一来,面临诺德尔的攻击,鬼炎至尊也只有一边闪避,一边全力催动阵法,不断的打磨着古止寒这位灵神殿殿主的灵性,妄图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位领悟了四道法则的超级强者炼化。

    眼见灵界的两位至尊注意力已经完全落到了先头不怎么被他们看好的鬼炎至尊身上,秦湛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身形一闪,瞬间往地面那座灵族的城市走去!

    鬼炎至尊要疯,他可不想随着这个疯子一起疯狂。

    人家拥有炼魂大阵,一旦阵成,连灵界第一高手——上玄一脉宗主也不放在眼里,他的魔石完全成长后,或许也会具备这等威能,但是现在,让他以一人之力去抗衡灵界,却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秦湛一走,鬼炎、古止寒、诺德尔三位至尊自是同时察觉。

    鬼炎至尊对于秦湛的离开,自是欣喜不已,哪怕拥有炼魂大阵,对于秦湛这位来历莫测的神秘高手,他仍然是忌惮万分!在炼魂大阵之下,连诺德尔这等拥有龙族之身的合道至尊,也必须分出一半的心神去稳住灵魂,可是他,却仿佛完全不受阵法的影响一般,压根一点事情都没有,由此可见此人的可怕了。走了这个不安因素后,他反而能够放开手脚全力施为。

    但是秦湛一走,古止寒和诺德尔却不乐意了。

    尤其是古止寒,更是急切的喝道:“诺德尔至尊,先别去管这个该死的阵法,速速拦下秦湛!此人能够从死亡星域走出来,又是界主大人出言断定能够危及灵界的人,无论如何不能够让他离开灵界,否则,以他的成长速度,一旦成长起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可是……古止寒殿主你……”

    “这个阵法虽然对我们灵类生命有克制作用,但是我古止寒又岂是那么好相与的,你放心,凭借这个办法,他一时半会还奈何不了我,而我反而还能以此来拖延他的时间,等到我们灵界驻守在灵界其他的至尊赶来。”

    古止寒毕竟是灵神殿殿主,一身修为之强,仅次于灵界威望之最的四位大使者,想必定然会一些不为人知的强大神通!

    想到这,诺德尔只得点了点头,迅速往秦湛拦截而去。

    鬼炎至尊沉吟了片刻,却未借助阵法之力对诺德尔进行拦截,在他看来,秦湛如果执意要走的话,单单凭借一个诺德尔,是不可能将他留下的,与其分出炼魂大阵的力量拦截诺德尔,还不如以最快的速度将古止寒这位灵界至尊炼化,否则的话等灵界其他高手全部赶来了,事情将变得无比糟糕。

    在诺德尔那么一耽误的时间里,秦湛已经落到了这座城市当中,不过,在这里的这座星际传送阵显然已经被当地的主事人破坏,他们显然也知道,对方这么急着进入地面,是想借助星际传送阵的威力离开此地,为此,不惜破坏了这个造价极其昂贵的阵法。

    秦湛神色隐隐有些凝重,神识一扫,瞬间锁定住了另外一个灵界内部的传送阵上。

    这种传送阵在整个城市有多达整整二十四个之多,对方虽然破坏了其中二十座,但是仍有三座尚未完全破坏,只要这些传送阵能够启动,依靠传送阵的力量随意传送到另外一座大型城市之中,自然就可借助那座大型城市中的星际传送阵离开了。

    灵界的人虽然舍得发狠摧毁在这座城市的星际传送阵,但是总不可能将整个灵界对外的星际传送阵全部摧毁,如果真是那样,一旦第三战线的战役全面爆发,处于灵界之内的人无法支援,最终导致第三战线全面溃败,他们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看到秦湛迅速的站到了一个传送阵之上,已经在着手将传送阵启动,虚空中追下来的诺德尔顿时暴喝一声:“想走,可问过我诺德尔是否同意,给我留下吧!”说话间,那浑厚的能量已经化作势大力沉的一记攻击,宛如陨石一般,狠狠的砸了下去。

    秦湛不敢大意,连忙运转一元玄罡进行抗衡!

    诺德尔的攻击虽然威猛霸道,但是一元玄罡作为一种以防御为主的能量,在防御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强大优势,他这一记攻击在落到一元玄罡之上,虽然未能够对秦湛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那巨大的力量,却将他整个人轰入地面,狂暴的劲道不断的以他的立足之地往四面八方呼啸而出,携带着撕裂一切的冲击波,将整个传送阵完全摧毁,一个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型圆坑,瞬间以他为中心,往外扩散而去。

    回头看了一眼脚下已经被破坏的完全不成模样的传送阵,秦湛微微皱了皱眉头,身形一闪,就要往这座城市中的另外一个传送阵飞去。

    不过诺德尔仿佛看穿了秦湛的意图一般,当即对着那座传送阵旁边的人员一声大吼:“快闪开!”待得他们稍微的离开一些距离,承受余波不会身死的后,他立即龙爪一举,紧接着,一股足以撼动大地的力量再次从天而降,猛烈的落在那座传送阵上。

    那座即便返虚三层大圣者要破坏,都需要一定时间的传送阵法,在这股力量面前就如同纸糊的一般,根本未形成任何象样的抵挡,直接被轰成碎片,狂暴的气流不断的往四面八方扫荡而去,直将附近离开的慢的一些修炼者掀向虚空,待那些气流散去之后,一个比之刚才来还要大上一分的坑洞顿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哪还有半点传送阵的影子。

    摧毁这个传送阵后,诺德尔也不和秦湛交战,那庞大到几乎能够覆盖小半个星球的神识,再次锁定住了城市中剩下的最后一个传送阵上,只要能够将这个传送阵毁去,秦湛没办法借助传送阵的力量离开这片战场,届时,等灵界的援军过来了,他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就在诺德尔想要再次对最后一个传送阵下手时,在虚空的炼魂大阵中,却猛然传来了古止寒这位合道至尊的惨叫之声,那凄厉的叫声,分明是痛苦到极点,才会忍不住的发出。

    当他回头观望时,却是骇然发现,在他专心追逐秦湛,并且短暂交手期间,他心目中强大到仅次于几位大使者的灵神殿殿主大人,此刻的灵体不知为何,已经到了溃散的边缘,而那个邪恶的阵法得到了他灵体近三分之一能量的灌注,威势比之先前来,居然再次强盛了接近一倍,哪怕他看向那个阵法,都能够察觉到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

    眼见灵神殿殿主就要身陨,诺德尔顿时怒吼一声:“鬼炎,你在找死!”浑身上下的能量拼命涌动,眨眼间竟是从口中吐出一个散发着实质化能量波动的能量球,在这个能量球中蕴涵的能量,哪怕是修炼了一元玄罡这种防御能量的秦湛,依然感受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压迫!

    “咻!”

    带着强烈的破空之声,这股强大到令虚空惊颤的实质性能量,猛然投入了虚空中的炼魂大阵中,自其中传递出来的那股浩瀚如海的力量,顿时让马上就能将古止寒彻底炼化的鬼炎至尊脸色剧变!

    “龙珠!凝聚了龙族浑身上下所有精气的本命龙珠!”

    惊喝之中,他整个人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往一侧猛退而去,在这几乎不逊色于等闲合道至尊自爆元神一击的攻击下,哪怕他拥有领悟三道法则的实力,又有着强大至极的炼魂大阵,仍然只能选择避其锋芒。

    这颗本命龙珠轰出去的瞬间,诺德尔身上的能量波动立即直线下滑,俨然下滑到只相当于返虚圣者的地步,这个时候的秦湛若要对他下手,只不过随意几次的事!

    不过,一心想要逃离此地的秦湛却并没有浪费这哪怕一秒的时间,他整个人,已经运转流光化虹术,眨眼间射至了城市中最后的一座传送阵旁!

    就在他刚赶到传送阵的刹那,整座传送阵,顿时亮了起来,伴随着一阵强烈的空间波动自那阵法中荡漾而出,一个看上去颇为不凡的清秀女子,顿时出现在了阵法之中。

    这位忽然出现在阵法中的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身材高挑,腰悬青锋,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番英武之气,相貌也属上上之选,只是此刻秦湛一心急着借助这个传送阵离开此地,当下哪顾得了那么多,体内的一元玄罡一转,就要幻化巨手,将这位女子一把抓住,丢到一旁!

    当他的一元玄罡运转,即将抓到这位女子头上时,那位从阵中出来的女子却忽然转过头来,那双看上去明亮却也不怎么出众的眼眸悄生生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就在这一眼之下,秦湛整个人仿佛被踩到尾巴的野猫一般,浑身上下毫毛骤然乍起,一股来自天地万物无所不在般的危机感,突兀的自四面八方汹涌而至,一瞬间,他整个人就犹如落入了地狱深渊,无论是吹拂的清风,摇曳的树木,亦或是悠闲的白云,无不披上了一层无可抵御的肃杀之意,似乎只要他稍微一动,这股弥漫天地,无所不在的恐怖杀机,就将化作遮天蔽日的凌厉剑气,令他万剑穿心,暴毙当场!

    “你是秦湛?”

    女子的眼中有些好奇,略微在秦湛身上打量了几眼,似乎想要看出他身上的什么秘密一般。

    恐怖!

    在这种好奇的目光之下,秦湛脑海中却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似乎他的其他思维、想法,已经在这位女子一眼间所幻化出来的剑意,给全部射杀。

    “轰隆隆!”

    震荡天地的轰隆剧响,瞬间在虚空中爆炸开来,浩荡磅礴的能量波动,形成一股强烈至极的能量风暴,不断的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直将地面城市中某些脆弱的建筑物给生生震塌。

    显然,在诺德尔这位龙族至尊龙珠的逼迫下,鬼炎至尊忍无可忍,生生与他拼了一记!

    不过此刻,秦湛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的浑身上下,已经被那股天地间无所不在的肃杀之意完全锁定,别说是转过头去看看虚空中发生的究竟了,他甚至连稍微动一下也不敢,因为他无法保证,是否只要他稍微一动,露出哪怕丝毫破绽,那股弥漫整片天地的杀机,就将倾泻而下,将他斩杀当场!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无数逃跑的念头!

    但是,当他所有的神通手段一一在脑海中闪烁过后,他才悲哀的发现,或者,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催动魔石之力,他有五成的几率能够和眼前这个看上去并不怎么出众的女子拼个玉石俱焚,但是,要想活着从这位女子那柄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青锋剑下逃走,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天空中的剧响令这位女子微微皱了皱眉头,目光也是离开了秦湛的身躯,往虚空中的鬼炎至尊身上望去。

    虽然她的目光离开了,但是秦湛却知道,她身上那股锁定住自己的剑意,却并没有离开。

    “这炼魂大阵……确实也有些样子了……”

    女子清吟一声,干脆利落的拔剑,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对着虚空中混乱无比的天地元气一指!

    无法形容这一指中,拥有何等的神妙,在这一剑指出的刹那,混乱的元气中央,却是突兀的射出一屡清晰的阳光来,就仿佛黎明前的黑暗中浮现出的第一道光束,携带着照耀着整片天地的魅力,瞬间充斥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然而,在所有人的目光被这屡突然出现,仿佛奇迹般的阳光所吸引时,秦湛双眼的眼瞳却是骤然一缩,仿佛看到了天地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目光中透露出一股无法遏制的惊骇与震撼!

    一道湛蓝的剑气,带着返朴归真的奥义,就这么射入了鬼炎至尊亲手布置下的炼魂大阵中,以一种快到连这位领悟了三道法则的合道至尊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直接洞穿了他保护在体表的道器,射入了他的脑海中……

    那轻松至极的模样,似乎这道剑气射穿的根本就不是一件道器,而是一张脆弱的不能再脆弱的纸张而已。

    快!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快,快到连人的思维也无法跟的上!

    秦湛敢肯定,鬼炎至尊的灵魂意识,根本就无法在这一剑下反应过来,以至于,当他的大脑被这一剑洞穿后,灵魂意识根本就无法返回天地间的法则之中,直接被彻底的抹杀了。

    一位修炼了数十万年,领悟了三道法则的合道至尊,并且布置出如此恐怖的一个大阵,居然在一个照面,便被击杀,连灵魂意识也无法逃出!

    这其中固然有从旁偷袭的原因,但是秦湛不敢肯定,哪怕正面交锋,面对这仿佛真正光速的一剑,他是否能够闪避过去。

    想到这,秦湛狠狠的吸了一口冷气,强迫自己从那一剑的惊艳中清醒过来!

    因为他知道,这位女子既然从传送阵中走出来,那么,肯定属于灵界阵营的修炼者,既然是灵界阵营的修炼者,对他而言,便是不得不去面对的敌人。

    鬼炎至尊一死,炼魂大阵没有了人的控制,自然也渐渐消散了开来,而即将陷入灵体崩溃境地中的灵神殿主,没有了阵法的炼化,整个人也猛然冲出了阵中,那虚弱至极的灵体,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久违的空气,就仿佛一位溺水而出的凡人……

    诺德尔龙珠受创,同样也有些头脑昏花,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怎么就散了的炼魂大阵,大脑一时间也有些转不过弯来。

    在他看来,鬼炎至尊抵挡住了他那龙珠的撞击,破解了自己最后的手段,应该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只要再支撑一会儿,别说是灵神殿殿主古止寒了,就连他自己这几百顿的肉,怕也要交代在这里。

    可是现在,阵怎么散了?

    鬼炎至尊他人呢?

    相比起有些大脑犯浑的诺德尔,古止寒这位险死还生的修炼者倒是先反应过来,他离鬼炎至尊离得近,可是清晰的看到那道瞬间将其洞穿击杀的流光,在稍微喘过气来,稳住心神后,目光瞬间落到了这道流光的来源之地——那位还站在传送阵中的年轻女子!

    而顺着古止寒的目光,诺德尔也是有些不明所以的将目光往那位年轻女子看去,不过,当他看清楚这位年轻女子的相貌后,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尊敬之色,丝毫不顾现在身在虚空,恭敬的向那女子行了一礼:“龙族至尊诺德尔,见过林雪陛下。”

    古止寒也是发自内心的低下了那高贵的头颅,恭声道:“灵神殿殿主古止寒,多谢林雪陛下的救命之恩!”

    隐藏到了神剑之中的剑十方也是再次幻化出了那虚幻的灵体,行使着上玄一脉最高礼节:“上玄一脉四长老剑十方,参见宗主大人。”

    那位被称为林雪的女子目光在三人身上扫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三位护卫我灵界有功,无需多礼,眼下诸位有伤在身,可先请离去恢复伤势!”

    虽然现在还有一个危及灵界的最大隐患——秦湛在,但是这一刻,三位合道至尊级别的强者却是同时的选择性的将他忽略了,有林雪这位上玄一脉宗主,一身修为仅次于灵界之主大人的超级强者在,别说是只相当于领悟三道法则的秦湛了,即便是人类联盟第一高手玉昆仑亲至,凭借灵界阵法对法则的压制,也准教他有来无回。

    而这时,附近的那些灵界子民也是纷纷反应过来,看到在他们面前居然出现了整个灵界中,除了界主大人之外的最高统治者,所有人无不发自内心的跪倒了下来,恭敬的向她行起了参拜大礼,自那些人眼中射出的狂热之意,充分的体现出了这位叫林雪的女子,在整个灵界中拥有的威望,究竟高到了什么地步。

    “宗主……宗主大人……上玄一脉的宗主,连人类联盟第一高手玉昆仑,都要望尘莫及的强者……”

    看到众人的反应,秦湛总算是知道了眼前这个看上去几乎有些像邻家女孩的女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上玄一脉的宗主!

    据说当年,连人类联盟那位领悟了六道法则的超级高手,也在她剑下饮恨而终的无上存在。

    难怪仅仅是一个目光,就让他几乎有一种面临天地间所有剑意锁定的感觉,难怪仅仅是挥手斩出的一剑,就让鬼炎这位野心勃勃,几乎要和整个灵界所有合道强者叫板的至尊强者魂飞魄散,便是灵魂意识,也当场消亡!

    上玄一脉的宗主!

    灵界传奇人物——林雪!

    想到眼前这个女子那一剑中展现出来的惊才绝艳,秦湛的内心,顿时沉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难道今天,他真的无法活着走出灵界!?

    “秦湛。”

    就在秦湛已经心灰意冷,打算做最后一搏时,林雪的声音却忽然响起。

    “恩?”

    “界主大人要见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