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上真身 > 第四百二十一回 灵界之主
    第四百二十一回 灵界之主

    “灵界之主!?”

    “界主大人!?”

    “界主大人要见他?”

    听到这句话,不止是秦湛,就连古止寒、诺德尔、剑十方三位灵界阵营的合道至尊,也是同时微微一怔,那打算离开恢复伤势的身形立即停了下来,目光同时往秦湛身上落去。

    难道界主大人想要亲自处置他?

    三人的脑海中同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念头过后,他们心中不禁同时感慨起来,这个小子还真是好运,临死之前,居然还有幸能够得到界主大人的召见,作为人类联盟的修炼者而言,唯一一个能够见到界主大人的,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秦湛收敛了一下心神,看着眼前这位女子道:“林雪阁下,你是说,你们的灵主,整个灵界那位虚无飘渺的传奇人物想要见我?”

    “不错。”

    听得她的肯定后,秦湛沉默片刻,微微点了点头:“那就有劳林雪阁下带路!我对于你们这位界主大人因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折腾出如此的动静来,也是很想问个清楚。”

    林雪轻轻一笑:“相信你会得到你满意的答案的。”说话间,直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进入传送阵。

    早在第一次从林浅浅口中得知,自己与林珊之间的事情牵扯到了灵界之主,乃至整个灵界安危后,对于这位神秘的灵界之主,他便是忍不住的想要见上一面,后来从中央星出来,魔石之力小成,一身修为不说高,至少也不逊色于领悟三道法则的合道至尊,当时他就想过要亲自见到这位灵界之主,从他身上询问出他为什么处处和自己为难的原因。

    虽然刚才见到了林雪的真正实力,对他的信心而言很是打击,但是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的身后,已经无路可退。

    看到秦湛进入传送阵后,林雪对在场的诸多向她行礼的灵类生命微微一点头,而后直接启动了这个传送阵法,伴随着空间波动的荡漾,消失在了阵法之中……

    三人有些羡慕的看着消失在阵法中的林雪,以及和林雪同样前去面见灵界之主的秦湛,口中发出一声声惊叹!

    “看样子,此人果然有些不凡之处,竟是能够承蒙界主大人的召见,要知道,当年张玄通凭借奇袭手段,带领大量人类联盟的合道至尊杀入了我们灵界内部,界主大人也根本就未过问过此事……想不到现在,这么一个实力也就相当于普通合道至尊的秦湛,居然有幸能够和界主大人见上一面。”

    古止寒看了一眼发出这声惊叹的诺德尔,微微摇了摇头:“此人既是被界主大人亲自断言,危及灵界,定然是有些手段了。好了诸位,我们现在还是尽快离去,早日恢复自身的伤势才是!”说到这,他又扫了一眼不比他好上多少的剑十方,颇有些苦涩道:“看样子,第三战线近期的决战,我们灵界阵营有将处于被动之中了……”

    剑十方却是自信满满的看了一眼林雪离去的方向,傲气道:“古止寒殿主,有宗主大人以及三位太上长老在,他们人类联盟想必也蹦达不了多久,依我刚才所见,宗主大人的实力怕是又进一步,已近九九归真之境,哪怕他们人类联盟在合道至尊上数量胜过我等,届时仍然难逃被屠戮的命运!”

    古止寒自然知道上玄一脉的那位宗主在上玄一脉中所具备的威望,因此也不和他在这个问题上争执,只得轻叹道:“但愿如此!”

    ……

    苍莽大山外围,名剑城!

    此刻,秦湛正在林雪的带领下,以完全步行的方式,平行在这座城市的街道之上,似乎他们二人,并非要前去见那在灵界中至高无上的灵界之主,而是如同两个好朋友一般,悠闲的在此逛街!

    走在街道上的秦湛虽然对林雪的这种做法有些不解,但他也没有细问,就这么和她并排而行,散步在这座城市之中。

    当二人走了许久,从那传送阵快要走出主街之时,旁边的林雪却忽然问道:“秦湛,你看我们这名剑城,不知道和你们人类世界的城市比较起来如何?”

    秦湛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忽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的林雪,而后目光在这座城市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灵界城市和人类城市相比较,除了建筑风格以外,不同之处倒也没有那么显眼!灵族、自然种族、人族、死亡种族,以及一些少数种族混合性的居住着,彼此间也并没什么歧视和隔阂,若是撇开这些人的种族差异,这座城市和人类城市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虽然心里如此,但是看了片刻后,他还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离奇的发现,这座城市和人类城市哪怕撇开种族和建筑风格不说,彼此间,仍然还有一些不同,到底是什么不同,他却又说不上来。

    眼见林雪那询问的目光向自己望来,他只得摇了摇头:“或许一样,或许不一样……毕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两种完全不同的文明……”

    林雪轻笑一声,却也不反驳,就这么领着秦湛,在这条道路上行走着,直接出了城市,往眼前那座一眼望去没有任何边际的山脉走去。

    虽然现在已经出了城市,但是在这条前往山脉的山道上,来来往往仍然可以见到不少的灵界居民,这些居民当中,有灵类,有自然种族,也有人族,不过无一例外的是,在他们的身上,都像林雪这样一般,佩带着一柄青锋宝剑,一些人的身上,甚至还隐隐透露出一丝只有像江伊人、叶方这等上玄一脉真传弟子才会透露出的剑意!

    “如果我没看错,这就是在灵界,甚至整个人类联盟都极有名气的苍莽大山吧。”

    林雪点了点头:“这苍莽大山,乃是我们灵界中心的所在,也是我们灵界所有修炼者心目中的圣地!”

    “想不到我一个人类,居然有机会踏足这等圣地!”说到这,他微微一叹:“传言灵界之主最有可能居住的地方,便是这苍莽大山的内部深处,看样子果然不假。你们现在一致步行上山,既不御空飞行,也不在山中建立传送阵,也是为了表达对这位灵界之主的敬意吧。”

    “呵呵,在这片苍莽大山中,本就有一片神奇的力量,将整座山脉全部禁锢住了,任何人想要在其中飞行,都是极其困难,更别说撕裂空间或是搭建空间传送阵了。”

    秦湛微微一怔,神识立即往虚空之中探去,不一会儿,便已经察觉到了这片虚空的异常。

    只是,他修炼至今,毕竟还不过百年,见识实在是极其有限,根本无法看出这片虚空的异常究竟是何缘故。

    “难怪当时你竟是通过传送阵赶往那片区域了,竟是因为这等缘故。如此一个阵法存在,对于常年居住于上玄一脉的你,来往岂非十分不利?何以不将这个阵法撤去?”

    林雪摇了摇头:“这个阵法存在于此,有着极其非凡的意义,界主大人不愿意撤去!而界主大人不动手,这个阵法,也无人能够将之毁灭。”

    “恩,你这位上玄一脉的宗主也不行?”

    “不行!”

    秦湛心中暗暗凛然,从他了解的历史中,灵界的四位大使者可是随着灵界的存在,就已经存在于此的,至今为止,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万年,而且,她们四个,也一直是灵界中除了界主以外,最为强大的存在,作为抗衡人类联盟入侵的绝对统帅!

    但是现在,听来,似乎在灵界,除了那位高高在上的灵界之主以外,还有比她们更加强大的存在。

    “依我此刻所见,你们灵界阵营在合道以上所具备的实力,比之人类联盟来,应该强上一分才是,我与人类联盟的第一高手玉昆仑交过手,虽然当时他真身未降临,但也能依稀感应出他的真正实力,且不说布置下这个阵法的那位神秘强者,单单是你与鬼炎一战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就绝非玉昆仑所能比拟。何以现在,战争持续到今天,你们灵界阵营一直都处于节节败退之中?”

    “灵界阵营比人类联盟的实力强么……”林雪笑着摇了摇头:“那是你不了解人类联盟,等你真正了解人类联盟,知道人类联盟背后具备的势力究竟多么可怕时,就会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究竟巨大到了何等地步。”

    “人类联盟背后具备的势力?”秦湛转念一想,立即明白过来:“地仙界?”

    “地仙界?算是吧。”

    林雪对这个问题显然有些兴致缺缺,秦湛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可谓是极其特殊,估计如果不是那所谓的灵界之主亲自召见,怕是早已经被所有灵界阵营的合道至尊给联合击杀了。

    一路上,二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聊着,边聊边往苍莽大山的中央走去。

    二人走的不快,但是速度也绝对不慢,若是放到下界,纵然是那些化神四层的传奇剑师,速度也未必能比二人快得到哪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此行的目的虽然遥远,但是在几天之后,上玄峰那宛如神剑一般,高耸入云的山峰仍然出现在了二人的视线中。

    在这一路上,秦湛看着来来往往行走在山道上的灵界修炼者,依稀也明白了林雪当时在名剑城中,莫名其妙的询问的那个问题了,同时,他也想明白,为什么他会感觉到那座灵界城市在哪里有些不同了。

    在人类的城市,虽然也热闹,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不时有修炼者高上高下,该叫卖的叫卖,该砍价的砍价,但是,当他身处其中时,却总是能够离奇的感受一股冷意!

    一股人情冷暖,事态炎凉的冷意!

    在那些人类城市中,行人匆匆,节奏加速,所有人都忙着各自的事情,以至于对一切发生在身边的事,根本就是漠不关心,没有利益的情况下,纵然是有人无辜枉死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绝对不会过问半个字,那种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情况,在整个人类联盟的城市中几乎绝迹。

    若非是玉青青的存在,恐怕几乎那两个字他都会立即拿去。

    当时灵界不同。

    灵界之人也分善恶,但是,在这灵界中,却有一种无法言明温馨和炽热,流淌在所有人的血脉之中,人与人之间,根本就没有那种戴着面具生活的虚伪,若是一人有难,旁边能够伸出援手的,绝对不会有任何迟疑,哪怕能力有限,他们也会尽自己的可能,从旁协助!

    当走到上玄峰的山脉之下后,哪怕秦湛这个外人,都能够深刻的感受到这其中巨大的差别!

    林雪扫了一眼旁边的秦湛,似乎是知道了他的想法,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直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并不是上玄峰,而是苍莽大山的正中央……不过,你要不要去上玄峰上看一看?”

    要不要去上玄峰上看一看!

    秦湛微微一怔,目光立即在林雪的牵引下,落到了这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中!

    他自然知道,林雪问出这个问题的真正原因,也知道,在上玄峰上那个想要让她去看的人究竟是谁,但是,当他真的只要能够上山,就能够见到那个人后,心中却是忽然犹豫了……

    看到他的神色,林雪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再次道:“还是等见过界主大人后再说吧,等见了界主大人后,事情究竟会往哪个方向发展,谁也无法预料,说不定你还会不会再见到她,也是一个未知之数……”

    秦湛神色一凝,体内的魔石之力,更是有一瞬间的蠢蠢欲动!

    在林雪的话语中他依稀听出,他的生死,可谓全部都掌握在那位灵界之主的手上,若是自己的什么回答令那位高高在上的灵界之主不满意了,他甚至会随时致自己于死地!

    不过,眼下已经到了上玄峰,灵界阵营的大本营,不止有林雪这位实力更胜人类联盟第一高手玉昆仑的超级存在,还有那位隐藏在暗处,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灵界之主,哪怕是他现在动手,也定然无法活着离开灵界!

    与其愚昧的放手一搏,拼个玉石俱焚,还不如见到灵界之主,了解到整件事情的真相后再说。

    到时候哪怕真的拼起命来,以魔石对灵界之主那灵类生命的克制,造成的损害说不定比对林雪这位上玄宗主还大呢!

    念一至此,秦湛暂时的压下了自己的情绪,沉默的跟在林雪身后,继续往苍莽山最中央之地而去。

    过了上玄峰后,来往的灵界修炼者急剧下降,仅仅不过几十里路,已然看不到任何一位灵类修炼者来回,仿佛自那之后的这片山脉,是一处禁地一般。

    带林雪的带领下,几人再次前行了近两百里路,凭借空间法则那近呼咫尺天涯的神通,这两百多里路,也不过是一个多小时而已,待到了苍莽大山的最中央后,一座残破的神殿,突兀的出现在了秦湛的视野之中。

    说是神殿,还不如说是废墟!

    这片神殿显然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岁月腐朽,现在早已经残破到只剩下一些残壁断梁,哪怕是一件可以遮挡风雨的象样建筑,也是极其罕见。

    正当秦湛奇怪,这林雪怎么带着自己来到这么一个地方时,她却忽然来到估计是神殿中央的一处空地上,运转法决,在地面稍微一掠,将覆盖在这地面的灰尘、落叶全部扫去,露出在这些灰尘、落叶掩埋下的一个传送阵来。

    看到在这么残破的地方居然出现一个传送阵,秦湛心中颇感怪异,传送阵好歹也是高档货色,哪怕最简单的星球内部传送阵,其价值,比之等闲星舟来,绝对要贵上许多!如此一座传送阵,居然连一座象样的建筑保护也没有,任凭他这么风吹日晒,承受岁月的侵袭……

    “秦湛,我们走吧!”

    秦湛心中虽然有疑问,但是这么一个于事无关的问题,也不好随意问出口,点了点头后,在林雪将阵法启动后,再次消失在空间波动之中。

    不过,这一次的传送和刚才那一次相比,显然有些不同!

    尽管他无法清晰的感受到期间的区别,但是他却能够依稀察觉,在传送阵进行传送的过程中,整个世界的空间法则正在以一种极其迅速的速度变化着,调整着自己某种特有的频率,而在这茫茫无际的法则深处,似乎有一屡相同的空间法则,从那未知神秘的区域蔓延开来,为这道扣门的空间法则,打开了一扇自由出入的大门!

    随着两股空间法则一衔接,眼前的视线骤然一亮,一个全新的陌生环境,瞬间出现在了秦湛的视野之中。

    不过,当他仔细的观望起四周的一切来,神色却是变得有些茫然起来。

    这是一片茫茫无尽的草原,无数过膝的不知名植物,生机勃勃的在这片土地生长着,数之不尽的蓝色花瓣,在清风吹荡之下,温婉轻舞,形成一片弥漫天地的花瓣之雨,飘飘洒洒,盘旋在整个天际,点缀着上下四方。

    这片空间,没有日月,没有星辰,上下左右,无不充斥着一种淡淡的紫色,迷朦而又真切,紫色与那蓝色的花瓣形成一种恒久不灭的旋律,相互交织着,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宁静,无声的缠绕一起,难分彼此,似乎整片天地,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这,是一个如同梦幻般的画卷世界。

    而在这种蓝、紫相间的绚丽之中,林雪那有些娇小玲珑的背影,俏生生的站立在这片广博无垠的天地之下,一屡淡淡的孤独与思念,成为这始终不变的唯一。

    “这是……”

    “这是灵界!”

    “灵界?”

    “不错,这是灵界!”林雪并没有转过头,原本那清脆中带着一丝果决的声音,此刻显得有些虚无飘渺:“这是真正的灵界!”

    “真正的灵界,那我们刚才所处的是……”

    “那只是人类联盟口中所知道的灵界罢了,那是一颗主星球,虽然居住着我们灵界大量的子民,但那颗主星球若是没有外面的阵法守护、隔绝,其实和宇宙中其他的主星球,也并无什么不同之处。而这里,才是真正的灵界。”

    秦湛有些好奇的往四面八方打量了几眼,似乎想看出这片所谓的灵界和那外面的灵界有什么不同之处。

    很快,凭借他那返虚三层大圆满的神识,他便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同……他忽然发现,以往他所领悟的空间法则,以及对空间法则的理解,似乎完全失去了作用!站在这里,他就仿佛别人站在自己所开辟的世界之中一般,完全被断绝了与十方宇宙空间法则的联系,就好象……

    “这个灵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完整的世界?”林雪摇了摇头:“只不过是法则不同罢了,离完整的世界还差上一些。”

    秦湛再次研究了片刻,却是研究不出这片世界之中究竟蕴涵了什么奥秘。

    而这个时候的林雪,哪怕背对着秦湛,秦湛也能够感受到她似乎陷入了某种失神的状态,全部心力,都如同被一股思绪,或是一股记忆所牵引,压根就无法注意到外界的一切,怕是现在他立即转身逃走,或是对其出手偷袭,她也不会有丝毫察觉。

    不过,秦湛终究是将这个诱人的想法压了下来。

    偷袭这位上玄一脉的宗主,确实可能让他暂时安全,但是也定然会因此激怒在这灵界中那至今尚未现身的灵界之主,而且,他来这里,本就是想找灵界之主将心中的疑问问个清楚,在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之前,他也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去。

    想到这,他也只有暂时的收敛思绪,定了定神,出声问道:“召见我的,不是灵界之主么,现在我人已经到了。”

    “灵界之主么……”

    “他在哪里?”

    林雪微微回了回头,俏丽的脸上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灵界之主……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秦湛在听到这八个字的瞬间,那略微一怔的眼瞳中,闪过一丝无法理解的难以置信,几乎在一刹那,那凌厉的目光已经牢牢的锁定住近在咫尺的林雪:“你就是灵界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