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上真身 > 第四百二十四回 离开灵界
    第四百二十四回 离开灵界

    上玄峰,一直是整个灵界守卫最为森严之地。

    如果说灵神殿是法则修炼者们心目中的修炼圣地,那么,上玄峰就是整个灵界的中心点。

    在这里,不止是常年驻守着灵界上玄一脉宗主林雪,就连另外三大使者,在非紧急时刻,也多半定居于此,潜心修炼,互相探讨各自在剑道方面的修炼心得,时而指点弟子。

    眼下驻守在上玄峰的四位大使者,虽然只有其中之一居于此地,但是当她将自身剑意释放出来时,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仍然是震撼着在场的所有人,哪怕是秦湛也不例外。

    但……震慑,也仅仅是震慑!

    这一刻,什么上玄一脉真传弟子,什么灵界威名赫赫的四大使者,已经全部被他抛到脑后,在得知林珊所在之地后,他的脚下已是骤然发力,伴随着地面青岩铺垫的小道蛛网一般裂开,整个人已经飞掠而去,运转剑道大师那凌空虚渡的法门,宛如一道狂风一般,直接自玄奇桥席卷而过,往距离此地千余米之处,仿佛拥簇在一片花海之中的院落之外落去!

    “快,快拦下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他把林珊带离灵界,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王密和王寒见得林浅浅将问题说的如此严重,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强压着自己身上的伤势,迅速往秦湛尾随而去。

    现在的林浅浅已经不比先前!

    先前她虽然因为见得界主大人,得到名誉公主的称号,但是其身份地位,比之上玄一脉的真传弟子而言,也未必贵重到哪去。

    但是因为秦湛之事,已经让众人知道在她身上肩负的真正使命,如此一来,在灵界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怕是仅次于那些修炼到相当于人类合道至尊的十八位灵使了。

    不过,他们的速度再快,又怎么比得上修炼过流光化虹术的秦湛!?哪怕苍莽大山的虚空中存在禁制,使得流光化虹术的神妙无法全部展现出来,但是在他们才刚刚踏足玄奇桥时,秦湛整个人,已经落入了院子之中!

    在他落入院子中的刹那,居住在院中的林珊,似乎也是听到了秦湛与三位上玄一脉弟子交战时引起的爆破声,正好从房间中将门打开来,一时间,两人的目光瞬间碰撞到了一起。

    看着这道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熟悉身影,秦湛直感心中一振,一瞬间,一股无法言明的惊喜之意不断的自心底升起,以极快的速度在血液之中流转着,扩散到了整具身躯的四肢百骸,直让他整个人忍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

    尽管现在的林珊和遗迹之城相比,脸上已经褪去了以往那股嫩稚之气,但是,那真切的容颜,熟悉的眼眸,以及看向自己的眼神,至今为止,却是没有任何变化,就好象当年他们还在顺和城一样,没有丝毫改变。

    “小湛儿……”

    一声饱含惊喜与期待的轻呼,忽然从近在咫尺的林珊口中喊出。

    那熟悉的称呼,略微有些变化,但是韵味不变的声音,清晰的在秦湛耳边回响开来。

    这一刻,他的脑海中仿佛疾光电影一般,掠过数之不尽的画面,从最初的顺和城开始,经过圣玄宗,再经历遗迹之城,而后与黄金巨龙卡洛斯一战,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十方宇宙,以及十方宇宙数之不尽的惊险过程,一幕幕,仿佛周庄梦蝶般的幻觉,深刻而分明的在脑海中回放……

    一切都变了。

    顺和城变了。

    秦家、林家变了。

    他秦湛变了!

    眼前的林珊也变了。

    但是,这个略带娇气的称呼,这熟悉难忘的眼神碰撞,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秦湛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忽然发现,此时此刻,纵是有千言万语,却是一个字来也说不出口……

    他说不出口,却有人丝毫不解风情的惊叱而起,破坏了两人初见时那种无法言明的情绪与气氛!

    “上玄剑宗不得放肆,给我速速退去!”

    “嘭!”

    强大的剑意,仿佛从天而降的陨石,剧烈的轰击在了这片院落之上!

    剑意虽然无形无质,但是,在降落在秦湛身上的瞬间,却是宛如一柄绝世神兵,带着万剑穿心的凌厉,仿佛生生的将他整个人洞穿开来,一瞬间,让他脸色剧变!

    “这……这是林水蓝大人……”

    林珊刚感到一丝奇怪,秦湛整个人却是豁然落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抓住她那柔软的玉手,揽入怀中,低喝道:“我们快走!”

    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再多作解释,直接运转一元玄罡将二人包裹着,强行抵挡住头顶上那股剑意的压制,整个人宛如一只劲弩发出的利箭,直往上玄峰山下呼啸射去!

    “放肆,给我把人留下!”

    看到此人居然敢在自己的剑意笼罩下强行将人掳走,原本还打算威慑一番的林水蓝骤然动怒,一道凌厉的剑气豁然冲天而起,带着石破天惊的声威,划破虚空,瞬间激射而下,那攻击的目标,赫然正是往山下遁去的秦湛!

    不过,林水蓝显然害怕自己的剑气伤害到和秦湛呆在一起的林珊,这一剑虽然是含怒而发,但其威力却是丝毫不符合她当时说释放出来的威势,当落到秦湛身上之后,威力却也只相当于等闲合道至尊的全力一击!

    “嘭!”

    浑厚的一元玄罡与这道削弱版的上玄剑气顿时碰撞在一起,直接在山腰处掀起一阵剧烈的能量风暴,离得近的一些岩石、树木,以及一个无人居住的院落,彻底被这两记攻击引法的余波毁去!

    这还是因为苍莽山那股压制之力的存在,使得爆炸性的力量无法蔓延出去的缘故,否则,仅仅这一记攻击的碰撞,扩散的能量波动估计就要席卷小半个上玄峰!

    抵挡住这一道剑气后,秦湛再次运转流光化虹之术,甚至隐隐调动体内的魔石开始模拟出空间法则,使得自己的身形遁入空间法则之中,借助空间法则之力赶路,如此一来,他的下山速度竟是豁然提升十倍。

    自后方尾随而至的林浅浅,看着在视野中越来越远的秦湛,顿时无比焦急,大声喊道:“秦湛,住手,我们让林珊呆在上玄峰完完全全是为了你们好,你若是贸然将他带出灵界,你会害死她的!你的命运被天道所主宰,你注定只为使命的而存在,这就是你真正存在的意义!任何干涉到你的使命,动摇你意志的人、物,都将被天道的力量无情扼杀……”

    “任何干涉到我的使命、动摇我意志的人,都会被天道的力量无情扼杀……”

    此话一出,顿时让秦湛心头一震!

    他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他们秦氏一脉家族的命运来……

    不过,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也不过转了片刻,伴随着身后林水蓝剑意的逼近,他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多想,只当这个林浅浅用以扰乱自己心境的话语,念一至此,逃离的速度不禁更快了一分。

    林珊听到山上的响动刚一出来,就见到了令她日思夜想的秦湛,刚想和她好好倾诉一番这些年的经历,可还没等她来得及开口,就已经被秦湛带着往山下疾冲而去,在他的身后,更是有在灵界高高在上的四大使者之一——林水蓝的追杀,一切的一切发生的可谓电光火石,使得她这位借助空间之心修炼到返虚一层的圣域强者根本有些反应不过来。

    此刻见得秦湛已经与林水蓝交上手,并且抵挡下了她的一记攻击,她才猛然反应过来,连忙惊声道:“小湛儿,你……你怎么和林水蓝大人打起来了?他们为什么要追你?”

    虽然此刻有林水蓝这么一位实力不逊色于人类联盟第一高手玉昆仑的强者追杀,但是秦湛此刻的心情却是无比愉悦,丝毫没有感受到来自灵界的压力一般,笑着说道:“我是人类,这是灵界,她们身为灵界阵营之人,自然要追我了。珊儿,先别说话,我们先离开灵界再说!”

    “离开灵界?我们离开灵界?”

    “不错,你放心,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哪怕是灵界十八大使者齐出,也休想再将我们拦下,他们休想再限制你的自由,将你软禁于上玄峰内!”

    “软禁?”林珊到现在为止,都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软禁,林水蓝大人,以及上玄峰的师姐师妹们,对我都很好啊,而且我在上玄峰,甚至在灵界里面,都能够来去自如……”

    “这里不是解释的时候,等我们离开灵界再说!”

    林珊那俏丽的小脸上,有一丝郁闷之色,她实在有些弄不明白,怎么忽然间,秦湛和上玄一脉就打起来了!

    不过秦湛不愿意说,她也不想再问,现在的她很喜欢这种感觉,这么偎依在这个熟悉的怀抱之中,好象让她想起了很久以前在下界顺和城的日子。

    记得有一回上山时,他们不慎遇上了一头等闲炼气四层高手也无法抗衡的猛虎,当时的秦湛,也是这样抱着跑不动的她,拼命的往顺和城跑去,哪怕累得几乎要趴下了,也丝毫不愿意松手。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令人眷恋。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现在身后追击的猛虎变成了灵界四大使者之一的林水蓝,这位实力比之那些凡俗虎狮来,不知道强大上多数万倍的超级强者。

    不提林珊的莫名其妙,在后方猛追的林水蓝也是郁闷的紧。

    刚才在上玄峰时,她只以为是什么不听劝阻的叛逆弟子彼此间闹了起来,随意的叱喝了几句,并且释放出了自己的剑意,打算通过剑意的威慑将事情平息下去,哪知道,对方居然不买自己的帐,强行顶住自己的剑意,将居住在上玄峰对于灵界有着特殊意义的林珊掳走!

    这一举动,才算是真正的将她这位大使者激怒,并且让她感觉到事情的不同凡响,于是她才亲自出动,并且射出了一道剑气!

    不过,当她亲自追下上玄峰,看到将林珊掳走的人后,却是有些搞不明白了。

    作为灵界四大使者的她,身份之尊贵,丝毫不逊色于上玄一脉宗主林雪,而她与林雪之间,关系亦是犹如姐妹一般!

    有着这种关系在,林雪知道的事,她基本上也知道,自然而然,也知道秦湛此人的来历、与秦湛之间的关系,以及他身上所肩负的奇特使命!

    既然知道他不会害林珊,并且身负奇特的使命,秦湛要想带走林珊的话,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最多和林雪一样,劝导一番秦湛,再劝导一番林珊,让他们考虑清楚,让秦湛认清自己的使命,心态早些回归正轨,和他们一起携手抗衡天道入侵!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秦湛一看到她,为什么转身就跑,而且跑的这么积极,那速度,简直和合道至尊逃命一般……不,根本就是在逃命。

    眼见调动法则之力后,越跑越快,距离他越来越远的秦湛,林水蓝心中更加郁闷了。

    苍莽大山上空拥有的压制阵法,乃是一位大神通者亲自布下,若是她拼尽全力,或许也有可能将这个阵法撕开,但是,如果真等她将阵法破去后,别说是秦湛已经消失在她面前,逃离了灵界,哪怕第三战线的大决战,估计也告于段落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若流光的秦湛,迅速的消失在了她的视野之中,这个时候哪怕她再想追,都已经无法追上了,无奈之下,林水蓝也只得停下身来,终止了自己的追击之举。

    “林水蓝使者大人……”

    林水蓝才一停下没多久,林浅浅以及附近得到消息的上玄一脉弟子已经赶了过来,当看到林水蓝已经放弃追击,站在原地后,林浅浅有些无法理解道:“林水蓝使者大人……您,您怎么把他们放走了?您应该比我们都清楚,秦湛带着林珊离开灵界,定然会害死她的,而且,一旦他得到林珊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到时候……”

    林水蓝摇了摇头:“将林珊阁下带至灵界,本来就是尽尽人事而已,既然事情无法改变,依然按着自己的诡计运行着,我们即便强求,估计也强求不来。”

    “不,现在还来得及,林水蓝使者大人,他们要想离开灵界,就必须通过星际传送阵离开,而离开灵界的星际传送阵,一共都只有十二个而已,只要我们暂时的将这十二个星际传送阵关闭,再赶往灵神殿,借助灵神殿的力量寻找他的踪迹,一定能够将他找出来的。”

    “不用了,该发生的,迟早要发生,如果天道安排下来的事情是我们能够阻止得了的,那天道就不算天道了。”

    “我们现在所处的是灵界,既然是灵界,那就应该是界主大人说的算,天道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却根本无法影响到我们灵界中来。”

    林水蓝心中苦笑一声,且不说这里算不算真的灵界,即便是身处真正的灵界,界主大人现在所具备的力量,也不足以抗衡天道,必须遵循因果循环,逐步进行,否则的话,林雪要见秦湛,哪用得着秦湛自己找上门来?直接以大神通手段,找到他便是了。界主大人也不需要一直隐居于灵界之中,久不出世了。

    只是,这番话关系到整个灵界最大的秘密,她自然不可能轻易说出口。

    “你太小看天道的力量了,秦湛乃是天道中下的一颗棋子,他本身就代表着天道,他所过的地方,就有天道的影子,在天道力量的干扰下,没有任何一方能够违背!哪怕我们真的能够暂时关闭星际传送阵,总会有其他的原因破坏事情的顺利发展!或许,在我们关闭星际传送阵时……第三战线的战役全面爆发,我们不得不再将传送阵打开,增援第三战线。又或许,无量剑派的人趁着我们所有的注意力被第三战线所牵引,突兀的攻击灵界,打开灵界守护阵法的缺口,又或者出现星力暴乱、宇宙风暴等不可避免的宇宙灾难,使得星球上的守护阵法失灵……”

    “这……这怎么可能……根据局势,第三战线的战役不是至少需要等上上百年才会全面爆发吗?还有无量剑派,他们虽然有克制我们灵界守护大阵的神通手段,但是好端端的,不可能独自一家攻打我们灵界送死吧?至于宇宙风暴、星力暴乱……能够影响到我们灵界的宇宙风暴,绝对是万年难得一见,而且没有任何征兆,怎么可能在这一刻发生……”

    林水蓝的眉宇间浮现出一丝苦涩之意:“这就是天道的可怕之处。第三战线的战争不会全面爆发,我们所有人都觉得百年内第三战线的战役不会全面爆发,可是玉虚殿的人若是心中觉得,就应该这样提前发动攻击,打我们个措手不及呢?至于无量剑派……这家势力向来神秘,谁也无法摸清他们的真正动向,而宇宙风暴……别的时候或许不会随意爆发,但是如果我们将要将秦湛困死时,就一定会爆发出来,暂时的干扰我们灵界守护阵法的运行,而且,哪怕我们追查过去,都能够查出一个理所当然的爆发结果……”

    说到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摇了摇头:“既然这是秦湛和林珊自己选择的路,那么,就让他们自己走下去吧,至于走下去最终会有什么后果……”

    “可是……”

    林浅浅还要再说什么,林水蓝却是一摆手,对身边的一位返虚三层弟子道:“传我的命令,通知各处星际传送阵,如果秦湛、林珊二人确实打算离开,就让他们离开吧……”

    林浅浅眼中浮现出深深的失望和不甘之色,张开口,想要做最后的努力:“林水蓝大人,这毕竟是灵界啊……而且,如果真如你所说,他身上肩负着天道的使命,若是我们对秦湛进行追杀,会导致第三战线提前开战或者无量剑派的大举进攻,我们不妨试上一试呢?只要我们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这样的话,若是第三战线的人类联盟或者无量剑派偷袭我们,我们不是还能够利用此占据优势?”

    “天道又岂是那么好算计的?”林水蓝摇了摇头,不过她见林浅浅明显的一副不甘心之色,沉吟了片刻,却是道:“你和秦湛之间有一段因果,因此界主大人才派遣你去下界,将林珊带至灵界……不过,如果你真的决定对秦湛进行阻击,我也不会拦你,但是我们四人却不会给你任何帮助,而且最终有什么下场,我也无法保证……”

    林浅浅本来已经觉得再要说动林水蓝拦截秦湛,几乎已经没有希望,此刻见她话锋一转,居然赞同了自己的意见,顿时露出惊喜之色,四位大使者不会出手,不代表其他十几位灵使不会出手啊,相信以她现在的声望,要请动这些灵使拦下秦湛也并非不可能,想到这,她当即道:“林水蓝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留下秦湛,绝对不会让他逃离灵界!”

    林水蓝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再说什么,身形一转,已然化身流光,往上玄峰顶端射去。

    林水蓝一走,林浅浅当即转身对在场的诸多上玄一脉弟子道:“各位,眼下秦湛一个人类联盟的修炼者,居然还在我们灵界肆无忌惮,横行霸道,甚至打伤了王密、王寒两位师兄,我们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灵界而无动于衷吗?难道我们灵界这么多人,上玄一脉这么多弟子,会害怕区区一个虚无飘渺的天道吗?”

    在场的灵界修炼者不像四大使者和林浅浅那样,得到过灵界之主召见,根本就不知道天道是为何物,对于他们刚才二人的对话,听的是云里雾里,不过,刚才林水蓝所下达不追究秦湛的命令,他们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林浅浅的话语虽然很具备煽动性,但是作为上玄一脉弟子的他们,向来以四位大使者马首是瞻,哪怕眼前之人身为灵界公主那又如何?她再大,总大不过四位大使者吧?

    因此,在林浅浅自认为极具煽动性的话语下,围拢在附近的上玄一脉弟子,各自窃窃私语了几句,慢慢的散去回到了各自的居住之地,继续修炼,仅仅片刻,刚才还围绕在此至少超过百人的上玄一脉弟子,已然全部离开了!

    不到几个呼吸,山脚所有弟子已经全部走光,留下的,只有那将玉手高高举起,打算振臂一呼,该是应者云集的林浅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