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上真身 > 第四百三十一回 唯一的要求
    第四百三十一回 唯一的要求

    “这玉昆仑……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神识逆转激活魔石,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次,出现过这种现象……”

    此刻的秦湛,确实已经达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

    魔石在消耗恐怖神识的情况下,虽然能够形成一股吞噬一切的力量,但是,所需吞噬的力量越多,所需消耗的神识也就越为庞大,若不是因为他现在的神识修为已经晋升到了返虚三层大圆满,无限接近于合道至尊的境界,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抵挡住对方连续五道浩天神雷。

    不过在如此危机的时刻,死亡星域的星力波动终于已经蔓延到了这片虚空,在那些星力波动还没有完全辐射过来之时,秦湛已经轻车熟路的模拟出了死亡星域的星力频率,以那种频率包裹住林珊,二人瞬间已经要进入星力轨道之中。

    “死亡星域的星力波动……”

    凝聚出雷霆之势的玉昆仑豁然抬头,目光已然锁定到了遥远的虚空尽头。他所修炼的五大法则中,其中一道并是关系到星辰运转,对于星辰之间散发出来的星力波动极其敏感,在这道星力波动一浮现在这片虚空时,已经立生感应!

    “时隔如此多年,十方宇宙竟然又出现了一位能够控制死亡星域星力法则的修炼者……”

    玉昆仑神色微微一变,看着那不断从虚空中蔓延而至的死亡星域星力波动,眉宇间的冷意越发的凛寒起来:“死亡星域的星力波动虽然霸道无比,甚至能空间都能够一举穿透,而其他的一切力量在死亡星域星力波动的干扰下,也会变得极不稳定,甚至失控!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现在的我面前将这门神通展现出来!昆仑镜凝固的乃是时间,而并非是空间的力量,有这件先天灵宝在手,就连你将死亡星域的星力波动牵引来了,那又如何?”

    “若是没有吞服九九破境丹,实力未能攀升到大罗金仙之境,在死亡星域星力波动面前,我怕是已经无法奈何得你分毫,但是现在……凝固空间、时间的先天灵宝昆仑镜……在加上我突破到大罗金仙的境界,原本两个几乎难以凑到一起的条件,已经都被我具备了,事情如此的巧合凑到了一起……秦湛,这是天要亡你!”

    一声大喝之下,玉昆仑那几乎已经消耗得差不多的体内,再次涌现出一股磅礴的能量,迅速灌注到了昆仑镜内,一时间,那令时间停止的玄光再次闪烁,一举破开虚空,照耀到了秦湛身躯之上。

    在昆仑镜的照耀下,原本已经进入星力轨道,散发出淡淡星力波动的身躯,突兀的凝固下来,以秦湛为中心的那片空间范围,时间再次陷入了停顿之中!

    “咻!”

    横扫一切的死亡星力波动,丝毫未因为秦湛所处的那片虚空时间停止而有所停留,那股浩瀚的力量,宛如一阵精神风暴一般,仅仅一个错觉的瞬间,就已经自第四星域莫离星上横扫而过,在所有人都无法捕捉到这股星力之前,已然消失在了宇宙深邃之处。

    一阵无形的波动突兀的自秦湛所处的空间扩散开来,停止的时间,再次恢复如初。

    残留在他那片虚空的星力波动,只不过包裹着他遁出了瞬间,已然消耗完了它所拥有的全部力量,将秦湛、林珊二人从星力波动之中抛弃了出来……如此短暂的时间,他们所逃出来的距离,甚至还无法离开莫离星的视线!

    看着距离他似乎并不怎么遥远的莫离星,秦湛顿时变了脸色。

    没有丝毫犹豫,他那微弱到已经无限接近枯竭的神识,再次感应着,妄图将死亡星域的星力波动牵引下来。

    然而,死亡星域星力波动爆发的速度和强度,和他的神识能量成正比,他的神识越是强大,死亡星域爆发后笼罩的范围就越是广泛,蔓延到这片星空世界的速度也是越快,而以他现在那仅比化神四、五层传奇剑师强上一分的神识,能够引起死亡星域的星力爆发就已经是极限了,要想让那股星力波动跨越第八星域与第四星域之间广博辽阔的距离,完全是痴人说梦!

    “小湛儿,怎么了……”

    “没事!”

    秦湛一摇头,直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那艘性能在各方面全部处于宇宙顶尖的银色星舟!

    尽管他知道,死亡星域星力波动所过之地,其他星辰的一切力量都会被彻底的清理一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休想再进行任何形式的星力旅行,但是现在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仍然忍不住想要进行最后的尝试!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在死亡星域那霸道无比的星力波动面前,十方宇宙的一切星力,都无法进行丝毫象样的抵挡和抗衡。整个宇宙星空,丝毫见不到任何星力波动的痕迹,干净的犹如雨后的蓝天,是那么的一尘不染。茫茫的星空世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宁静!

    就仿佛……

    暴风雨降临的前夕!

    “咻!”

    一道璀璨的镜光突兀的破开了星空世界的重重阻隔,自莫离星那遥远的宇宙深处突兀的照耀而至,眨眼间,那股看上去有些微弱的镜光已经照耀到了他的身上。

    这道镜光并不具备凝固空间或者时间的效果,他所用来的,仅仅是定位罢了!

    尽管这个地方距离莫离星有一定的距离,合道至尊驾御法则之力飞行,也要不短的时间,但是,通过这一道镜光以锁定住他的位置位置,只要镜光不散,哪怕他逃到天涯海角,依然会被玉昆仑施展神通找到。

    “小湛儿,我们还没有摆脱他们吗?”

    秦湛脸上浮现出一个看上去颇为轻松的笑容:“马上就好了,珊儿,你先进入星舟,将目的地锁定住第八星域天虹星!一等星力恢复,马上驾御星舟往天虹星而去,我先将他们引开,等到时候再去天虹星上找你。”

    “我知道,你是骗我的。”

    “我怎么会骗你呢,你怎么对我这么没信心了?刚才那人类联盟第一高手玉昆仑处于全盛时期时,不一样无法将我奈何吗?现在他的实力和先前相比,显然已经弱了不少,自然更加留不下我了,你先且离去,到时候我一定会去天虹星上找你的,到时候,我们在那颗星辰上买下一座山峰,种满大量的无果花,将整座山峰打造成一座花的海洋,怎么样……”

    “无果花无法在灵界以外的任何地方生存……”

    “呃……那也没关系,你如果实在是喜欢无果花的话,大不了我们以后再返回灵界好了……林雪阁下的为人其实挺不错的,说不定那个院子她还给你留着呢。到时候我们再入住到那个院子中……”说到这,他的话语微微一顿,尽量以一种轻松的语气道:“好了,现在你先乘坐星舟离去吧,就按照你的意思,将目的地定在灵界,你且返回灵界,等将这些烦人的家伙摆脱了,我自会去找你的。”

    林珊有些固执的摇了摇头:“小湛儿,你别忘了,我也是一位返虚一层的圣者,我能够感受得出来,你的神识已经耗尽了,一位已经耗尽神识的修炼者,即便他有再大的神通,也无法施展出来了。”

    “哈哈,这个道理只局限于别人,我秦湛可是一个擅长创造奇迹的传奇人物呢,不然的话,何以在短短不到两百年的时间,一举修炼到堪比领悟三道法则合道至尊的境界?”说到这,通过对法则的理解,秦湛已经能够隐约感觉到自莫离星方向,传来的两股浩大的法则波动了:“好了好了,先不说了,你先驾御星舟行驶,一搜索到可用的星力波动,立即进入星力波动中,离开这片星域再说。”

    林珊依然是摇着头,口中却忽然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小湛儿……你知道我进入灵界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谁吗?”

    “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我们……”

    “是灵界之主!”

    “灵界之主!?”秦湛那催促的话语,在听到这个名字后,顿时停了下来:“不是林雪!?”

    林珊点了点头:“我从界主大人那里,知道了一些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林珊神色平静的说出这番话时,他的心中忽然的升起一股无比强烈的虚空感,就仿佛有一种最为宝贵的东西即将失去了一般,那种仿佛失去一切目标,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直让他内心难受的想要吐血。

    “别说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在说!”话一说完,秦湛一把将林珊抓住,有些蛮横的将她按在驾驶星舟的驾座之上:“坐稳了。”

    说话间,他的人已经来到了星舟守护阵法的操作区,体内的一元玄罡瞬间灌注到了星舟之中,一时间,星舟表面上那层守护阵法豁然浮现出一股凌厉的罡气,直接将整座星舟全面包裹了起来。

    “开启星舟最大动力全速狂飙!!”

    星舟的器灵应了一声,立即对星舟各项数据进行调整和操作,不一会儿,整艘星舟已经启动起来,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限,直接化作一道银色的流光,往宇宙深邃之地飞去。

    在一元玄罡那凌厉罡气的保护下,整艘星舟仿佛化作一柄第一次开锋的绝世神兵,直接自茫茫宇宙中划碎而去,速度之快,便是秦湛全力施展流光化虹之术,仍有不及!沿途一切拦在这条航行直线的陨石、星辰,无不被星舟表面的恐怖罡气全部划开,除了那些热力强大无比的恒星稍微能够让星舟做出规则闪避以外,整艘星舟可谓是完全遵循着一条直线前进,如此一来,逃亡的速度,自然是被攀升到了极限!

    “星力、星力、星力!怎么已经跑出了如此之远,还未搜索到可用的星力波动!”

    体内的一元玄罡不断的通过阵法中心往阵法内灌注着,秦湛的眉宇间的焦急之色,也是越发明显起来。

    星舟的速度虽然极快,但是如何能够快过一位合道至尊的飞行速度?尤其还是一位领悟了五道法则的超级强者,若是全力飞行之下,比之秦湛全力运转流光化虹术来,将要快上无数倍。

    此刻,他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身后的玉昆仑正在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迅速逼近。

    “咻!”

    一颗巨大的行星再次被星舟一举洞穿而过,只是,这一次,它才刚刚从行星穿梭出去,一道璀璨的流光已经瞬间从宇宙深处激射而来,准确无误的轰击在那银色的星舟之上,巨大的力量,直接令星舟剧烈的震荡着。

    “噗嗤!”

    一口殷红的鲜血,猛然自秦湛口中吐出,将他眼前的舱板地面完全染红!

    玉昆仑的攻击到了!

    虽然秦湛现在身处星舟之内,但是星舟表面的阵法,可是由他体内的一元玄罡一手支撑,只不过是通过阵法的力量扩散到阵艘星舟罢了。玉昆仑攻击星舟,就等于在攻击他自己。

    “小湛儿……”

    “坐下!”

    秦湛抬起头,就这么盯着林珊,目光中充满着一种无法言明的顽固!

    在这种顽固的注释下,刚想站起来的林珊再次的坐了下来,眉宇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带上了一丝无法言明的悲哀之色。

    看到林珊重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后,秦湛再次将目光锁定在驾驶星舟的灵类生命身上:“尽你最大的努力搜索星力波动,快,尽快,一定要尽快!”

    “是!主人!”

    “轰隆隆!”

    一阵剧烈的震荡再次自整艘星舟的四面八方传递开来,舟内某些比较脆弱的地方当场碎裂开来,彼此之间剧烈的碰撞着,迸射出大量火星!

    星舟之外的星空世界,玉昆仑驾御的那股法则能量,已经出现在了天地的尽头,浩大磅礴的能量波动,不断的从他飞行之处沿途传递了过来,在这股磅礴的法则力量面前,数之不尽的星辰被迫移位,引发无法形容的星际空难,一些比较脆弱的小型星球,甚至当场被这股恐怖的能量压迫压得当场碎裂开来,有时沿途经过那些人类居住的星球,更是造成了无数想象的惨烈死伤,数之不尽的修炼者命丧其中!

    合道至尊,尤其是像玉昆仑这等领悟了五道法则的合道至尊,调动法则之力全速飞行的情况下,造成的结果,绝对是灾难性的。

    “借助不到星力波动逃遁,我看你怎么逃过我玉昆仑的追杀!嘿嘿,真是成也死亡星域,败也死亡星域!”

    玉昆仑冷笑一声:“现在你的神识估计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不止是牵引死亡星域的星辰神通和吞噬能量的神通无法使用了,就连压制法则的那种神通同样也用不出来了吧!”

    法则,才是一位合道至尊最为强大的攻击!

    玉昆仑虽然有着先天灵宝昆仑镜,但是距离太过遥远的情况下,昆仑镜每发出一次攻击,都要消耗极其庞大的能量,在这种情况下发挥出来的威力,甚至还不如法则。

    想到这,玉昆仑的神识已经再次将秦湛所乘座的那艘银白星舟囊括到了感应范围之内,五道法则联合形成混乱攻击,猛然撕裂虚空,带着一股令宇宙星空震荡的力量,猛烈轰击到了银白色的星舟之上!

    “轰!”

    巨大的力量,豁然沿着星舟的表面扩散开来,宛如一柄无比锋利的神兵利器,将星舟表面的一元玄罡全部撕裂,残余下去的力量,直接轰击到了星舟那坚固的舟壁之上,直接在星舟上轰出一个巨大的口子,疾速飞行形成的狂暴气浪,瞬间灌注到了星舟内部。

    这还因为距离太过遥远,法则能量在飞行的途中威力减弱了许多的缘故,否则的话,这一记攻击在击穿一元玄罡的防御后,就不止是破坏星舟一部分那么简单了,就连整艘星舟,甚至那一片虚空,都会在这一记攻击面前被彻底摧毁!

    不过,这一记攻击虽然未能将星舟摧毁,但是造成的效果也差不到哪去了。

    星舟在未引动星力波动,进入星力轨迹的情况下,之所以能够在这片星辰世界横行无忌,最主要的因素就是秦湛一元玄罡的保护,此刻秦湛的一元玄罡被玉昆仑那一击一举击溃,立即对支撑这一切的秦湛造成严重的创伤,大口鲜血不断的自他口中吐了出来,浑身上下的生命气息也开始摇摆着,隐隐有一丝不稳定的趋势!

    显然,这一记攻击,已经让他伤及根本!

    “小湛儿……”

    秦湛一边继续灌注着一元玄罡,维持着星舟的防御性能,一边抬头看了一眼林珊,神色苦涩道:“对不起珊儿……我以为把你带出灵界,能够让你过的更加幸福……但是……”

    林珊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轻轻的帮他将残留在嘴边的血迹一一擦拭,笑着道:“为什么说对不起。这些日子里,是我一生中除了小时候在顺和城以外,过的最开心的日子。”

    “呵呵……顺和城……是啊……”

    “人生中,其实只要能够留下自己最辉煌的时刻,就已经足够了。”

    秦湛摇了摇头:“不,我不需要短暂的美好,我要将这种日子持续永恒!”

    “美好之所以能够让人缅怀,其实就在于他的短暂,若是他一直持续下去,甚至永恒,那就无法体现出它美好的真义了。”

    “不,这种美好并不是永恒,在这中基础上,还有更加令人珍惜,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值得我们去做!眼下我们还没有死,那么就还有希望,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绝对不能放弃!”说到这,他的目光往那驾御着星舟的灵类生命看了一眼:“我们已经逃亡了一段时间了,说不定这片宇宙虚空的星力波动马上就会恢复,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逃走了。”

    “小湛儿,我们都清楚,除了死亡星域的星力波动以外,任何人都无法在一位合道至尊面前,依靠星力波动的力量逃走!尤其是正在追击我们的合道至尊,还是人类联盟的第一高手,将五道法则修炼至大圆满的玉昆仑!”

    “可是,我们总得试上一试……”

    “小湛儿,其实我……”

    “轰隆隆!”

    剧烈的震荡再次自那有些破碎的星舟上空传了下来,一元玄罡强横的防御力终究不敌玉昆仑那混合了五道法则的强横攻击,在将一元玄罡表面的防御击散之后,整艘星舟也达到了他所能承受力量的极限,大量的裂缝不断的在那坚固的星壁上蔓延,渐渐浮现巨大的缺口,在这种高速的飞行之下,整艘星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支离崩解!

    “换星舟!”

    秦湛一把抱住林珊,瞬间从星舟中飞了出去,同时运转流光化虹术,爆发出最快的流光速度,眨眼间激射出了一段距离,而后再次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另一艘星舟!

    “珊儿,你先驾御星舟离开,我去拖住玉昆仑!”

    “我不!”

    玉昆仑的速度之何其之快,哪怕是他运转流光化虹术,都在被对方以极快的速度拉近着距离,眼下竟是在宇宙中停留了,秦湛心中自是万分焦急:“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这里罗嗦,赶紧进入星舟!”

    “都这个时候了,你难道还要把我赶走!”

    “废话少说!快走!”

    林珊无比固执的摇了摇头,泪水却是忍不住的从脸颊滑落了下来!

    “你走不走!”

    “我不走!”

    “走!”

    “不走!”

    “啪!”

    一个响亮而耳光突兀的在这片原本不应该有任何声音传递的星空世界响起,鲜红的掌印,立即浮现在林珊那雪白的脸庞之上。

    “滚!”

    不过,这一巴掌不止是没有将林珊打退,反而让她更加的固执起来,她丝毫不顾那决堤般滑落而下的泪水,疯狂的将秦湛紧紧抱住,痛哭道:“我已经经过了长达上百年的等待了,我再也不愿意继续等下去了!我的人生拥有这一年的美好时光,心里已经留下了毫无遗憾的回忆,我现在只希望,只希望你能够安稳的活下去!”

    “你……”

    “小湛儿,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安危才想让我离去,但是,就像界主大人以前和我说的,离不离开,这一切真的不重要了!现在,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唯一一次向你提出的要求!只要你答应我,我就嫁给你!”

    “嫁给你……”

    这三个字一说出口,秦湛那焦急、暴虐、不安、悔恨的各种情绪,仿佛被瞬间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惊喜。虽然他心里知道,这一天迟早会要来的,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是如此之快,快到令他几乎有些措手不及。

    几乎是想也不想,他立即点头应了下来:“好,答应你!无论什么要求,只要是你开口,我都答应你!”

    “这是你说的,一定不能反悔!”

    “绝不反悔!”

    “用你体内的那股力量,炼化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