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崩坏神话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正文

    两头老牛不时地哞哞叫,天空湛蓝,吴二狗看着几片云絮从头上飘过,呼吸着山野间的清爽气息,情不自禁的提高嗓音,高声歌唱:“南山矸,白石烂,生不遭尧与舜禅。短布单衣适至骭,从昏饭牛薄夜半,长夜漫漫何时旦?……”

    正在吴二狗高声歌唱时,宁静的山谷中突然刮起了大风,这风来得突然,令吴二狗措手不及。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天际上突然闪现一道炫彩奇光,那耀眼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

    吴二狗立即捂住了眼睛,与此同时,那两头牛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当吴二狗感觉奇光消失时,他才试着松开手。

    奇怪的光芒确实是消失了,吴二狗有些惊恐,也有些好奇,他回头看着身边的两头牛,却发现两头牛的眼睛正在流血。

    两头牛停止了惨叫,却是晃晃悠悠同时轰然倒地,竟是如此怪异的死掉了。

    吴二狗再也不敢逗留,拔腿就跑。

    在山的另一头,一具腐烂的尸体从地上慢慢爬起,喉咙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瞳孔中泛着邪恶的红光,身上散发着一股腥臭,宛如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迈动着缓慢的步伐,慢慢的向着山下走去。

    临峰村就在狼头山的山脚下,位于狼头山南面。吴二狗跑得一身是汗,终于回到了村子里。

    村子里只有二十一户人家,是一个小村子。

    此时在小路上慢悠悠散步的白发老人正是这村里最年长的长者,人们都尊称他为胡老。

    胡老看到吴二狗急匆匆的跑回村子,便对他招了招手,将他叫到了身边。

    “发生了什么事情,瞧你这慌张样,不在山上放牛,怎么跑回来了?”胡老轻抚着自己那浓白的胡须,像个老仙人一样,一脸的慈眉善目,始终保持着微笑。

    吴二狗急促地喘息着,用手抚摸着胸脯,一边平缓情绪,一边说道:“刚才天上突然出现奇光,您没有见到吗?”

    胡老一脸纳闷的说道:“我刚刚出来散步,并没有见过什么奇光啊?”

    “是这样的……”

    吴二狗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述了一遍,胡老听了后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并吩咐吴二狗通知村里的人时刻保持警惕,而他则独自一人离开了村子,不知去向何处。

    村子以东,有一片天然石林,林立着各种形状的石头。此时胡老几乎是小跑着来到了这片石林中,并大声地呼唤起来:“仙人,请您迅速出山。您预言中的妖光已经降世,那传说中的妖孽恐怕也已经入世了啊!”

    语毕,一道身影快似闪电般从胡老面前闪过,站在了一旁。

    他就是胡老口中所说的仙人,但他却并非人们想象中那般清逸脱俗,潇洒脱尘的样子。反而是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脖子上挂着一串珠子,一脸的络腮胡子,长的是高大威猛,块头十足。但他却长着一双绿豆一样的小眼睛,与他强壮高猛的身体显得极其不符。

    这所谓的“仙人”粗犷一笑,对胡老说道:“你不必担心,方才本仙已经见到了妖光降世,也察觉到了妖人的气息。你现在只管回村呆着便是,那妖人我自会收服。”

    “好,那就有劳仙人了,老夫告辞。”胡老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现在得到仙人的允诺,也算是安心了,便慢慢的向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看着胡老慢慢离去,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仙人”此时却一脸的不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自语道:“什么妖光降世,那只是当年为了糊弄那个老家伙而随便编造出来的话,没想到这群傻村民还真信了。”

    他自言自语了一阵,随即便离开了这里,身影慢慢的消失在石林深处。

    胡老回到了村子,他告诉村民们仙人会亲自收服妖孽,村民们信以为真,但还是不敢再上山,全都留在了村子里。

    过了几天后,村子里风平浪静,狼头山上也没有什么风吹草动。村民们以为仙人已经收服了妖孽,便渐渐的将此事忘掉了。人们又开始回归了正常生活,男耕女织,无忧无虑。

    现在狼头山以及依山而傍的周围村子都平静如初,但是人间各地的修真门派却暗生波动。

    南极仙宫位于极南之地,也算是一处修真门派,却是一个只收女弟子的门派。但因为地势以及环境的原因,如今弟子凋零,整个门派只有屈指可数的八人。

    这八人除了南极仙宫宫主,也就是现在的掌门,剩下的七位有三位是护法,三位是长老,弟子只有一名,这名弟子也只有六岁,还是个孩子,但她却不是普通的孩子。

    极南之地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冰原,整个冰原就像一面镜子,映衬着一切风起云涌。

    如今南极仙宫的宫主是一位刚刚年满二十岁的女子,叫做冰清。细数如今修真界,冰清也算是名气最小的掌门了。

    南极仙宫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气派,但这里并没有宫殿,门中的弟子都生活在冰窟之中,只是门派的名字听起来给人一种很神圣的感觉。

    冰清带着她的小徒弟站在寒冷的冰原上,耳边是呼啸的寒风,眼前是一望无边的雪白世界。在她们一大一小二人身后,站着其他六人。其中三位年轻的就是如今的护法,而另外三位年长的则是三位长老。

    冰清将小徒弟抱在自己的怀里,她转过身,看着眼前六人,流露出一副不舍之色。

    “前几日天降异象,与祖师临终时所说的场景一模一样,今日我便带着月儿前往中原去寻找传说中的机缘,大家保重。”

    冰清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裳,说话的语气很轻柔,宛如一位冰雪仙子,眼中泛着泪光,显得楚楚动人,惹人心怜。

    “去吧,不要留恋我们,等时机成熟了,我们会去中原找你。”说话的是南极仙宫的大长老,也是如今这个门派年龄最大的人。

    冰清点了点头,虽然仍有不舍,但依然含着泪滴坚强的转过身,没有再回头,一步步的向着前方走去。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误逐世间乐,颇穷理乱情。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天地赌一掷,未能忘战争。试涉霸王略,将期轩冕荣。

    时命乃大谬,弃之海上行。学剑翻自哂,为文竟何成。”

    吴阿秀是吴二狗的哥哥,是一位书生,此次文试后便从京城返回村子。

    如今,中原大地归周皇管辖,国号便是周。

    周国重文重武,只要有一计之长,便可有立足之地。

    因为每次科考之后揭晓榜单都要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这狼头山距离京城又不远,所以吴阿秀便返回村子,和弟弟一起照顾那年迈的老娘,尽一份孝道。

    走在狭小的山间小路上,蓝天白云青山绿草之间,无不回荡着他朗诵诗句的声音。

    吴阿秀一边朗诵,一边发出感慨。当一名书生做一名文人,其目的便是考取功名,走向仕途。但他却对仕途之路有些打怵,他不喜欢与人打交道,更讨厌如今官场的作风。如果他可以选择,自己宁愿做一名商人也不愿做一名书生。

    在他心里,就算是那只会放牛的弟弟都比自己有用,起码弟弟能够一直陪在老娘的身边,尽一份人子之情。

    行至半途,还有一半的路程就进入村子,站在此处,吴阿秀已经能够看清临峰村的轮廓。

    吴阿秀人如其名,长得很白皙秀气,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又瘦又小。他现在已经走到了半山腰处,实在是累的走不动了,便停下来靠在树荫下歇息。

    在他身后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林子里时而传来一些声响。吴阿秀只当作是一些山鸡野兔在跑动,并没有多想。

    吴阿秀本来就体质薄弱,此时正当晌午,烈日仿佛就挂在头顶,令他疲惫至极,打不起一丝精神。

    “天气这么热,口渴得很。”

    吴阿秀自言自语着,站起身子,准备穿过树林去附近的小河边洗把脸,喝两口清水。

    走进林子中,听到那如野兽跑动般的声响渐渐逼近。因此他停下脚步,转过身就要离开林子。

    他加快脚步,而背后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吼~”

    突然,一声低吼自他身后传来。吓得吴阿秀惊慌失色,拔腿就跑。

    然而他刚跑起来,一不小心便被一根树藤绊倒,使得他痛苦的摔倒在地上。

    “啊,妖怪啊!”

    吴阿秀看清追自己的东西,吓得面色惨白。

    那是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一双猩红的眼睛,张口露出一嘴獠牙,半边脑袋都没了头发,他的四肢都露出了白骨,身上也都是腐烂发臭的烂肉。能够看到一条条蛆虫从他的身上爬来爬去,非常恶心,也非常吓人。

    “啊~嗷~”

    怪物在吴阿秀面前低吼,看起来并没有想要攻击人的样子,反而像是在与吴阿秀交流。

    吴阿秀自知自己体弱,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根本就不能打跑眼前的怪物,所以他试着站起来,仔细的看着怪物的双眼,怪物也在看着他。

    他们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彼此。

    看着怪物的眼神,吴阿秀感受到对方的眼神里包含着很复杂的感情,似乎有许多事情都不能说出口,很无奈,很悲伤。

    “你以前也是人吗?”吴阿秀开口问道,他觉得只有人才能流露出如此复杂的眼神。

    怪物点了点头,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下来。然而仅仅是一瞬间,怪物便突然大吼起来,犹如发狂的野兽。它抬起露出白骨的手臂,张着嘴就向着吴阿秀攻击来。

    但是他只是迈开一步,便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疯狂而痛苦的大吼大叫。

    “你不想伤害我,但是你控制不了自己,是吗?”

    吴阿秀这人虽然不善与人交往,但最大的特点却是察言观色,有的时候甚至可以通过别人的眼神看透别人的内心。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

    听到吴阿秀的疑问,怪物低吼了一声,像是在回应一般。

    “看你现在这副凄惨的模样,真是个可怜人。我带你回村里吧。”吴阿秀友好的伸出手,但是怪物却突然站起迅速退后,露出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你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听到吴阿秀的询问,怪物用力的摇头。

    就在吴阿秀疑惑不解的时候,林子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一群人便走了进来。这群人中就有他的弟弟吴二狗。

    吴二狗以及这群人都拿着棍棒和斧头,他们见到怪物,全都气势汹汹的围了过来。

    吴阿秀看到自己的弟弟,疑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大哥,你不是在京城考试吗,怎么回来了?”吴二狗见到兄长,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反问道。

    “阿秀,快过来,离这个怪物远点,他身上有毒,已经害死周围村子很多人了,我们今天来就是要打死他的!”说话的是胡老,胡老看着阿秀,焦急的说道,生怕怪物伤害到他。

    吴阿秀转过身,面对着这群人,这些人有临峰村的,也有其他村子的人,看起来大约有百十来人。

    吴阿秀摇了摇头,对众人说道:“他不是怪物,我和他相遇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并没有伤害我,这说明他还有理智,他也是人!”

    “大哥,你别被他骗了,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我们今天必须要打死他!”吴二狗强行将兄长拉到胡老身旁,然后跟着众人将怪物围了起来。

    人们一开始有些害怕,当第一个人主动出击后,所有人也都抡起手中的棍棒挥打着怪物。

    怪物发出一阵阵惨叫,吴阿秀极其不忍,大喊道:“不要打了,大家不要打他了,他和我们一样,他也是人!”

    胡老拍了拍吴阿秀的肩膀,轻叹道:“阿秀啊,你不要太心善。即便那个怪物以前是人,但他现在已经不是人了。这几天他就像一只野兽一样跑到狼头山附近的村子里,不仅打伤了很多人,还喝人血。那些受伤的人后来也都死了,人们猜测是那怪物身上有毒,所以才害死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