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限武道传 > 第2104章 既来之危
    正文

    逃……逃了?

    眼见这个菱族大战士消失在视线内、甚至连耳力范围内的破空声也快速消失,萧沙愣了一下、随即面色便又一下变换、当即也不多停留身形一动直接横跨一百多里瞬移一样出现在玉逍遥所在的交锋之处。

    方才出现,他右手一动、手中青翠如玉的影神刀发出一声铿锵刀鸣。

    下一刻,在玉逍遥两里之外的地面上、那个经过这一小点时间已经控制住了窍的寒意正欲将之驱逐的阴族汉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细微而锋锐的无形细利刀气给分解成一小堆的暗红血肉、锋锐之意侵蚀入体更在瞬间磨灭了它的神魂。

    和玉逍遥大战了一场、造成此地满目疮痍的罪魁祸首就这么被轻而易举的击杀、境界的差距让其能和资质比它这肉身强了无数倍的玉逍遥打得两败俱伤、但境界的差距和招式的差距更让其在这一瞬间彻底的灰飞烟灭。

    ……

    一刀击杀此阴族高手的萧沙不待多做其余动作,击杀阴族汉子后左手托着身边刚挣扎着从地面起身、抖落一身灰土和积雪、看起来气息奄奄极度虚弱的玉逍遥起身:“辛苦了,这一次让你冒这么大的险……你还能行吗?”

    玉逍遥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外在的表象还是其次,关键是萧沙扶他起来的时候感气之能发动已然发现这家伙一身过半的经脉都出现了一些移位和裂痕,最严重的部分已经被体内残留的药力压制倒是不至于直接立即身亡、可这样的伤势就是活着正常情况下也几乎要武功尽废成为废人、要是强行修炼或者动武极有可能还有生命危险。

    “死不了,你那大黄丹给我一点、我自己私藏的血灵丹只能保住命疗伤的效力不够,这次恐怕需要一点时间了、之后可能帮不了你!”

    虽然伤重至此,玉逍遥看起来却不是特别的在意,虚弱的说上一句后叹了口气:“不过第一次和天人合一的交手倒是真刺激,能有这样的结果也不错。”

    “你这一战的惊险不在当初天炎城外那一战之下”

    萧沙心下一动反手将影神刀放入储物空间中、又从其中取出两三个光包装就是极其精美的小瓶子一股脑的递给他:“我们既然暴露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这样的交手以后绝不少有,闲话不说了、白玉瓶里面的是复脉丹、青色的是大黄丹、精木瓶里面的归元散、你应该知道怎么用,走吧、我们去召集队伍准备撤离。”

    ……

    “撤离?”

    “对”

    把手里的东西递给玉逍遥,萧沙转头看向那头已经撤出二十余里、分散后还在往外撤的人族队伍双眉紧皱:“你虽然看不见但应该知道那家伙居然跑了,我猜它肯定是见杀不死我就去找进攻淮山盟那些好手去了,以它修为估计不到三刻应该就能带着大量菱族高手回来,我们得立即解散队伍然后返回古渊城准备撤离,呵……”

    说到这他冷冷一笑:“……来的人都是经过精心检查的、甚至各个城池的人都经过严格盘查里面不大可能有菱族细作,只要它们没当场抓住我们、想要查出我们出自什么地方就还需要时间、这样我们还有一点时间、是战还是暂时撤退都还有转圜的余地,到时候可以让‘赤道人’出个主意”

    “……”

    玉逍遥顿了顿没有立即接口、犹豫了一下后才道:“事情确实紧急、但我们……其实未必只有这一种选择。”

    “嗯?”

    萧沙诧异转头看向他,玉逍遥也顾不上服药解释道:“之前你和那个菱打可能没注意这边,你去后不久段无志找我说是想让你和我带大家去另外一个地方、说那地方或可让大家安全、我本不信但他言语有异、好像已经加入了一个让他十分自信的组织、还说有些事只和你说,对了……他还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只是不知道我是谁而已!”

    “段无志……”

    经这么一提醒萧沙倒是想起这个之前三番五次暗中窥视自己的家伙了,早知道这家伙似乎不这么简单、此时看来果然如此,不过这都无所谓、只要其不是如天罗教、赢家、或者菱族伪装的那些人那样对自己这些人抱有恶意的人就行。

    想到这他看向玉逍遥:“他人呢?”

    “说是去找你过去了,现在……”

    “两位,我回来了”

    便在萧沙询问、玉逍遥刚要回答的时候,距离他们并不远的地下段无志的声音突然传出、声音微弱得就他们两个的修为都只能稍微听闻,入耳之际引得两人往身边地下的某处看去。

    ……

    大约六七个呼吸后那处地面的土壤往上一凸、一身灰土脸色冰凉苍白、身上还带着点点冰霜寒气的段无志从地下钻了出来。

    这家伙此时的扮相极差、看起来就似被冻僵一样出来后身躯微颤个不停、一身的寒意让四周的地面都莫名的多了几分冰霜覆盖。

    “呵呵……”

    看他这样子萧沙呵呵一笑,抬手隔空一抓就把他身上的寒意全数吸摄干净、更有一股真力隔空注入其体内帮助其祛除残余的寒气!

    ……

    ……

    此时段无志身上的寒气萧沙很熟悉、因为这就是他施展冰雷绝域后的寒意,从这一点上他一下就猜到刚才段无志肯定是藏在极深的地下才能避开余波和冰雷绝域的威力、只是修为至此、就算段无志是藏身极深的地下想要安然无恙也极其困难,在他看来能只是被寒意侵蚀已经很不错了、换一个人估计现在已经死了。

    “多谢”

    一身寒意尽去之后段无志精神了许多,朝萧沙抱了抱拳、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枚金光闪闪两边雕着双龙的黄金令牌递给萧沙:“侯爷大名如雷贯耳、没成想修为居然已经精进至此、藏身地下十几里都差点没命,这是焚皇一个月前交给我的令牌,陛下让我蛰伏在清平郡、若是真出事必要时协助侯爷做事。”

    “你……居然是朝廷的人?什么时候加入的?”

    乍见这令牌玉逍遥十分讶异,段无志这一番话和这枚令牌一出已然宣告了他朝廷中人的身份,可在这之前所有人都一直以为这家伙是江湖散修来着。

    “一直都是,从小就是”

    段无志倒是不隐瞒,把令牌交给萧沙后也朝玉逍遥抱拳恭敬道:“之前还以为是楚问心或者董天乐、却不想居然是青玉横空,玉兄这一身的修为着实惊人、今日之战亦是惊世骇俗、此后传出恐怕绝世榜上也该有玉兄一席之地了。”

    玉逍遥此战的力量来源近半都是来源于萧沙的加持和天地罡灵玉、以及天寒地冻的天时之力和本身修为关系不大、炼窍巅峰的境界并不足以上绝世榜,所以他这话其实是简单的恭维罢了。

    ……

    玉逍遥知道这只不过是其的客套话,微微摇了摇头:“真是让人意想不到酒鬼残剑居然是朝廷在武林埋下的钉子……说实话我着实有些失望。”

    段无志不以为意:“都是大离子民、现在又都是神州阵营,说过往的立场没什么意义不是吗?”

    玉逍遥嘴巴瞥了瞥没说话看起来不是很赞同、却也没有反对!

    这种事其实一直都有、他只是惊讶于这么一个厉害人物居然是朝廷暗中培养的而已、而且现在的他在萧沙这个天迹武侯麾下做事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朝廷中人了。

    ……

    此时,仔细检查完令牌的萧沙把令牌还给段无志:“皇令没问题、那么你之前说要带队伍去附近的一个地方可解危难、是什么地方、那里有什么?”

    “两百七十多里外的血葬山”

    有萧沙在场段无志果然不再隐瞒、回道:“那里具体有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焚皇给我的命令是若侯爷遇到大麻烦、或者清平郡战事不利可和侯爷一起带众人往那里避难。”

    “现在呢?”

    萧沙记下血葬山这个地方和脑海中所记下的清平郡地图稍微对照了一下、问道:“现在我们身份可能已经暴露、接下来菱族不来则已、一来肯定是好些个高手一起来,你说的血葬山还能有庇护我们的力量?”

    “应该……有”

    联想到之前那惊天动地、哪怕自己躲在地下都感到心惊的交锋、段无志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咬牙道:“我虽然不知道那里具体有什么、但这些年去过不止一次,本身也是那里的四护卫之一,我能肯定那里藏着不亚于百妖路核心高手的力量,只是具体什么……我地位有限、只知道似乎董家也和那里有关。”

    “董家?”

    萧沙双眉一挑、刚服下丹药的玉逍遥也来了精神!

    现如今提起董家绝大部分知道一些内情的人都会联想到素还真身上、如此一个焚皇加上素还真、那地方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倒是瞬间提高一大截了,只不过……真就这么去了?

    他们两个相互对视一眼都有些犹豫、毕竟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不是儿戏!

    有段无志手中经过萧沙检查后确认无误的这枚极其难得的焚皇信物,段无志的话自然是可信居多,毕竟这皇令就萧沙所知在朝廷中也唯有执行秘密却又极其关键的任务的高手才能暂时拥有,其上关窍和分辨真假的办法只有二品以上爵位或者官位的人才能知道倒是做不得假,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