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八百八十章 你还说你不是魔尊!
    我叫敖玉烈,是一条白龙,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三界第二帅,仅次于观音菩萨。

    爱好和平,不喜欢打打杀杀。

    我有一个很暴躁,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师父,实力很强。

    每天从三万平方米的大床上醒来,看到师父手撕敌人和手撕牛肉干一样轻松,我心里就很安稳。

    万万没想到,我师父居然在外面有龙了!

    还是一条母龙!怎么办?急,在线等!

    敖玉烈很着急,忍不住变回了人形态,看着敖玉。

    敖玉也一脸疑惑地看着敖玉烈,这个娘了吧唧的家伙,为什么看上去和她有点像呢?

    “你为什么叫我魔尊,你看别人都误会了。”唐洛则是指了指那五个一脸苦大仇深修士说道。

    好不容易以理服人,让这几个人相信自己是心底善良的救世主。

    你丫突然跑来来一句魔尊,刚才的努力全给毁了。

    又要重新以理服人,很麻烦的。

    “你不就是魔尊吗?”敖玉一脸奇怪。

    “这个魔尊也是多种多样的。”唐洛解释道,“这里刚好在经历灭世天灾,有他们口中的‘灭世天魔’肆虐,你又叫我魔尊,很容易误会的。”

    他当然不会认为敖玉会是毁天灭地的天启骑士之一。

    倒不是坚定地相信敖玉的品格,而是她实力不足。

    从那一次遇见过的战争来看,天启骑士的实力很强,远胜敖玉。

    别看战争刚刚出来就会孙悟空一棒子给打死了,可那是孙悟空的一棒子,而且是憋了许久的一棒子,就连唐洛也要慎重对待。

    不是战争太菜,而是孙悟空太强。

    战争尽管没能出手,可从当时的气势来看,本身实力还要胜过气运尊者。更别提,还有数量恐怖的战争军团。

    “哦。”敖玉点点头,看向一直盯着自己的敖玉烈,没有说话。

    敖玉烈也盯着敖玉,同样没有说话,中间夹一个毫无所觉,稳如泰山的唐洛。

    场面开始沉默。

    明明是我先!——敖玉烈的发出无声的控诉。

    跟着师父也好,成为坐骑也好,都是我先来的。

    师父最心爱的弟子这个位置,绝对不会动摇,更别说被她人染指!

    “咳,师父,这是……”猪八戒咳嗽一声,打破沉默。

    师父你什么时候在外面有龙也不说一声。

    话说这新龙居然跟小白龙这么像,难道在师父你的心目中,小白龙其实应该是个小姑娘?

    只是对敖玉烈的性别不满意,所以在外面找个新的龙。

    哎呀,这样不太好吧。你直接说呗,小白龙又不是没有女装过。

    “我救悟空的时候,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们?”唐洛反问道。

    猪八戒想了下,摇摇头,这些事情唐洛从来都是简单说那么一两句,大家也只是随便一听,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说起来挺复杂的,我们长话短说,就当做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小白龙吧。”唐洛说道,“至于为什么是女的,这一点要问你们大师兄。”

    唐洛语气深沉。

    和他真的没关系,那个世界的构成极大程度上受到孙悟空的影响。

    为什么会是女的?其实可以理解,因为西行的时候,绝大多数时候,敖玉烈要么是马形,要么是龙型,极少数的几次人形,最长的一次是女装。

    被猪八戒拿出来和孙悟空说过不少次,孙悟空自然知道。

    所以,这一切都是孙悟空和猪八戒的错。

    跟我唐洛一点关系都没有。

    “原来如此。”猪八戒一脸严肃,把嘴角的弧度压下,又去说服那五个修士,自己真不是坏人了。

    敖玉烈则继续瞪视敖玉。

    旁边哮天犬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打起来打起来。

    “你怎么来这里了?”唐洛问道,随手抬起,从左到右一抹,最后一握。

    天边尽头刚刚浮现的黑色顿时被他抹去。

    才来出现的天启骑士灭世军团被唐洛度化,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那五个修士正死死盯着这位魔尊,自然看清唐洛的举动,顿时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刚才从天边杀来的,是灭世天魔吧?就这么死光了?

    难道这些人真的是好人?

    “算了,我也懒得说了,你们在这里多看看,就能够发现我们真的是好人。”准备以理服人的猪八戒说道。

    以理服人也很累的,既然天启骑士的军团开始送死了,那就用事实来证明一切吧。

    那边敖玉的视线从敖玉烈身上移开,简单讲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

    那个世界,是依托于孙悟空构成,却又不是完全虚假的。这一点,疑似弥勒的幕后黑手已经说过。

    世界崩坏后,别人怎么样敖玉不清楚,她倒是非常幸运地直接被出现在这个世界。

    时间在灭世天灾降临前夕,敖玉在这里生活安定下来——就算不想,她也没那个本事离开。

    没有安定太久,灭世天灾降临,敖玉也就和此方世界的修士一起,对抗天魔。

    简简单单的经历,算不上什么跌宕起伏。

    “这么说来,你和这里的反抗灭世的修士很熟悉咯?”唐洛问道。

    “当然。”敖玉点点头,“我可是‘灭天魔’的先锋。”

    我,敖玉,打天魔!

    “那就好。”唐洛点点头,通过敖玉,倒是可以和此方世界的反抗势力联系一下,让他们提供点情报什么的,对于完成任务有所帮助。

    “我们去和其他修士聊聊,帮他们一块打天魔。”

    “好啊。”敖玉点点头,就要化作龙型。

    以前也载过唐洛,她还是挺熟练的。

    敖玉烈一看,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这个小婊砸果然开始抢人了!不能输,在坐骑方面,没有人可以比过我!

    敖玉烈二话不说,以比敖玉更快的速度化作龙型:“师父,跟以前一样,由我载着你吧!”

    不好意思,我比你更加熟练。

    唐洛有些无语地看了敖玉烈一眼,你丫在想些什么?

    敖玉烈则是挑衅地看了敖玉一眼,想要争宠?

    小姑娘你还嫩着呢,我和师父的感情可是四大铁,经过了无数考验的。

    “魔尊,这个娘了吧唧的家伙,是你的新坐骑?”敖玉说道,“看上去很弱的样子。”

    “我弱?小丫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我当年纵横山海界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敖玉烈语气自傲。

    是我先的!

    “不弱?要不我们打一架?”敖玉活动了一下双手,想要动手揍这个讨厌的家伙一顿。

    “哼!哼!”敖玉烈故意哼了两声。

    果然还是年轻,没有领悟到当弟子,当坐骑的真谛,身为弟子和坐骑要能打干什么?

    肯定要讲究跑得快和舒适度。

    你看上去头这么铁,坐起来肯定很不舒服吧。

    “好了,别吵。”唐洛做到敖玉烈龙首上,对敖玉说道,“带路。”

    敖玉点点头,也化作龙躯,双龙并行。

    怎么说呢。单是从龙型角度而言,反而是敖玉更像是一条公龙,毕竟她有着唐洛亲手打磨出来的一对利角,龙躯上也有几道伤疤,那是战斗之后留下的痕迹。

    更是有着充斥煞气的赤红之瞳。

    敖玉看了旁边娘了吧唧的敖玉烈一眼,用眼神暗示:看到没有,这才是一条真正的龙该有的威严。

    敖玉烈则是在内心哈哈哈大笑:看到没,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坐骑该有的舒适度。而且你一身煞气,这么吓人,师父骑着你,钓鱼都不方便。

    果然,我还是师父最心爱的弟子。

    敖玉不明白敖玉烈为什么突然就抖了起来。

    你到底在高兴什么啊?

    两个人的思维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

    “嘿嘿嘿嘿……”后面猪八戒带着五个修士,看两龙之间的“明争暗斗”,笑得不能自己。

    恨不得当场冲进八卦炉,和孙悟空好好探讨一下——大师兄你可真是个天才!

    不过鉴于八卦炉内有极大可能是水不深火很热的情况,猪八戒非常理智地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可不想进去做烤猪。

    另一边天空中,一阵墨绿的氤氲雾气开始飘荡而来,看似在飘,实际上速度很快。

    “来了!”

    敖玉说道,“那是瘟疫天魔的军团,很麻烦。和它们战斗时间不能长,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甚至都不好近身,一旦被感染,后果很严重。”

    不过对敖玉来说,瘟疫天魔军团不算特别难对付的对手。

    她一边说着,一边张口就是一道雷霆,将那团墨绿的云雾击溃了一部分。

    可以看到,这团看似是云雾的玩意,实际上是由一大群有点像是水母的半透明生物构成。个体体积不大,和正常人差不多。

    敖玉烈不甘示弱,张口吐出一道雷霆,也击溃了部分“瘟疫天魔”。

    这些小东西,自然由他这个弟子来清扫。

    不需要师父动手。

    两条龙你一吐,我一吐,一道道雷霆划破长空,将那些瘟疫天魔尽数消灭。

    有竞争,才有压力,有动力,也难得看见敖玉烈这么卖力地主动出击。

    解决了这些瘟疫天魔后,唐洛他们倒没有再遇到更多的天魔了。

    或者说,天启骑士的军团。

    这里的“天魔”只不过是遵从此方世界的称呼,比较方便。

    甚至,其实天启骑士也只是猪八戒的猜测,没有得到证实,反正只是一个称呼而已,随便叫什么都行。

    敖玉带着唐洛他们降落到一个狭长的峡谷中,化作人形:“这里是我们这段时间的一个据点,现在大概有一百多个修士。”

    “这段时间,也就是说,还会更换位置?”猪八戒问道。

    顺便放下了那五个修士。

    他们已经再次相信唐洛等人真的是救世主。

    另外也终于知道,这条俊美又英气十足的白龙,就是传说的“灭魔之龙”了。

    既然她都相信这些人,他们又有什么理由去怀疑?

    灭魔之龙敖玉点点头:“当然,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个地方,不然灭世天魔的包围圈形成,就算能脱逃,损失也极为惨重。我们从来都是分散行动,不会长时间聚集在一起。”

    修士们是化整为零的游击战模式。

    现在不能,也不敢真正把力量都集合起来反抗天魔。

    因为这股力量还远远不是天魔的对手。

    聚集起来只会被消灭,给天魔送菜。

    “我感觉到有隐匿阵法的痕迹。”猪八戒说道,“天魔如果不通阵法的话,的确很难发现你们的行踪。”

    “不打的时候,保密措施还是要做到位的。”敖玉摆摆手。

    这里只是他们一百多个修士临时根据地的其中一个入口而已。

    真正的地方,其实是在旁边的山体内部。

    另外……

    “投影阵法也做的不错。”猪八戒继续道。

    “这样都能‘看’得出来?”敖玉惊讶道。

    除了隐匿阵法覆盖外,还有另外的阵法,把他们的位置投影到“对面”,双重保障。

    “阵法一途上,我算半个行家,怎么,另一个猪八戒不会吗?”猪八戒笑道。

    “他只知道秀恩爱。”敖玉一挥手,表示那个猪八戒不行。

    不料刚才还颇为意气风发的猪八戒,表情的笑容顿时收敛,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甚至连空中都响起了悲伤的bgm,一股子悲伤的气息。

    敖玉正打算说什么,突然,一股气息从旁边的裂谷山体内传出。

    隐匿阵法迅速时效。

    “有人入侵?!”敖玉脸色一变,捏动法决,直接打开通往根据地的“大门”,化作一道流光投入。

    这种情况,极大可能此方世界的二五仔发现了这个根据地。

    说实话,自从化整为零后,真正对修士们造成伤害的,反而不是天魔,而是那群投靠天魔的二五仔。

    他们才是最为了解修士的一群人。

    敖玉一马当先,那五个修士也紧随其后,跟上她想要祝其一臂之力。

    唐洛等人却呆在原地没动。

    敖玉烈看向敖玉的地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稳了。

    果然是个小丫头片子,不够了解师父,对他的地位构不成威胁。

    唯一的优势就是性别。如果是这样,敖玉烈陷入沉思,女装的话……自己也不是没有过,不过师父好像没有这种奇怪的爱好。

    “在什么地方?”唐洛看向猪八戒说道,“你能确定的话就掀了吧。”

    “好的,师父。”猪八戒点点头,假装往手上呸了两口,摩擦几下,掏出九齿钉耙。

    腾空而起,往下就是一钉耙。

    九齿钉耙的凝出巨大虚影,狠狠砸进地面,耙头深陷其中。

    “起!”猪八戒大喝起来,双手扬起,随着他的动作,一块大地被整个掀起,飞上高空。

    露出隐藏在里面的根据地。

    其实就是一个类似于地下溶洞的地方,现在猪八戒把上面的顶盖都给掀了。

    自然完全暴露了出来。

    还有通往溶洞的复杂道路也显露出不少,通道中,那五个修士差点被松动落下的土石给埋起来。

    溶洞中,战斗不由自主地停下,所有人都抬头看向天空。

    怎么回事,厚实的大地就这么被掀开了?

    “嗯?”

    天空中的猪八戒看向脚下的一群人,愣了一下。

    敖玉所说的一百多个修士俱在。

    而和他们战斗的,其中有部分人画风却比较特殊。有人手中甚至拿着一把枪——不是冷兵器的枪,而是热兵器步枪,还是黄金ak47。

    枪口喷射的火焰已经停歇,扣动扳机的手也凝滞不动。

    “怎么回事?”唐洛踏出一步,来到猪八戒旁边,结果看到一群神魔行走,“居然是行走。”

    脚下有五十多个神魔行走,而从他们的样子来看,都是西方的神魔行走。

    “投降!”

    “唰”一下子,其中一半左右,二十多个神魔行走当场跪了,五体投地。

    他们不是什么新人,自然很清楚天空中那位白发飘扬的人是谁。

    顿时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神魔行走一块进入到这个任务世界,成为同一阵营,共同完成任务。

    或特吗则法克!

    神魔游戏你这是要我们死是吧!是要我们死是吧!

    “玄奘圣僧,我们无意冒犯!全是误会!”

    “对!对!不做了,(任务)不做了,任凭发落!”

    “我是被逼的!”“我也一样!”

    看着唐洛一出现就魔焰滔天,吓得敌人当场跪地求饶的情况,那五个修士瞪大眼睛,你还说你不是魔尊!

    就算不是灭世天魔的魔尊,也是其他魔尊!

    老魔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