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太平客栈 > 第二十二章 魔高一丈
    正文

    如果说大真人府是一座城池,那么最坚固的城池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青阳教攻城,最常用的手法就是用奸细混入城中,然后里应外合,打开城门。

    此时徐无鬼便是如此,若是让他从外面攻打大真人府,无论张静修是否在大真人府中,都不可能成功,可如果让他成功绕过大阵进入到大真人府中,有无张静修坐镇,就截然不同了。

    就如一名绝顶武夫,固然铜皮铁骨,可是五脏六腑还是脆弱。

    徐无鬼将手中的黑球向上一丢,仿佛往油锅里加水,一瞬之间只见雷云滚滚荡漾,黑气与紫气相互交织,翻滚不休。

    徐无鬼淡笑道:“‘太上三清龙虎大阵’之关键,就在于‘龙虎’二字。转丹砂牢拾取,管精金、只是寻常铁。龙共虎,应声裂。若不能龙虎相济,这方大阵又有几成威力?”

    话音落下,巨大如山岳的白虎虚影立时被小小黑球迅速吞没,然后就见这颗黑球炸裂开来,将天幕染成了纯粹的黑色,不见星辰,不见明月。

    不同于王天笑的黑云压城,也不同于藏老人的黑气遮天,徐无鬼并非是以云气遮挡天幕,而是直接将天幕“染”成了黑色,还不同于夜空,此时的天幕不见一丝一毫的光亮,似是浊气上升,清气下降,天在下,地在上,天翻地覆,阴阳倒错,强行改变天时,实乃是神鬼莫测的大神通。

    这种变化实在太过明显,哪怕此时正值夜间,也让人立时察觉出不同,许多境界修为不高之人,只是觉得浑身上下骤然一冷,似是突然从夏日来到了深秋,而上三境之人却可以清晰感知到,此时此刻,天地元气隔绝,地气阴气上升,整座大真人府仿佛变成了一座孤岛。

    苏云媗和秦素从书房中走出,望向天幕,秦素的脸色变得极为凝重,喃喃道:“这一幕,我见过。”

    “什么?”苏云媗一惊。

    秦素轻声道:“我曾在梦中见过这一幕,黑色的天幕、炮声、镇魔井……”

    “镇魔井!”苏云媗立时将目光转向镇魔台方向,嘴唇微动。

    秦素眼神中闪过一分迷茫,她因为“宿命通”而做的两个梦已经实现,那她在船上的预感又是从何而来?

    秦素不是愚笨之人,只是许多时候她不想去深思,此时立刻想到了那个名叫张不惊的游侠儿和名叫徐有仁的书生。

    秦素赶忙取出颜飞卿赠予她的卦签,依诀起卦,占卜凶吉。

    凶。

    秦素只觉得浑身发寒,如芒在背,勉强定了定心神之后,又重起一卦。

    “大凶”二字如鲜血一般刺入她的视线之中。

    秦素脸色苍白,低声自语道:“徐有仁,徐无鬼,莫不是引狼入室?”

    只是心神不定的苏云媗已经听不到了。

    万法宗坛,是为整个“太上三清龙虎大阵”的核心所在,占地广阔,堪比大真人府门前的巨大白玉广场,而正中位置则是一方白玉祭台,形圆象天,三层坛制,每层四面台阶各九级。上层中心为一块圆石,外铺扇面形石块九圈,内圈九块,以九的倍数依次向外延展,栏板、望柱也都用九或九的倍数,象征天数。

    坛分三重,在第三重祭台上立有龙虎雕像,此时白虎雕像上骤然崩起一块碎石,整座祭台轰然震动。

    负责主持大阵的颜飞卿脸色骤然苍白,吐出一口鲜血。

    哪怕隔着一座阵法,也等同是他与地师徐无鬼间接交手一次,所受反噬之大,实是出乎意料之外。

    不过颜飞卿还是小觑了地师的手段,哪怕同为长生境的澹台云,在地师面前仍是要小心翼翼,更何况是此时大道未成的颜飞卿。

    因为刚才交手的一线因果牵连,徐无鬼直接找到了颜飞卿的所在,一瞬之间,他分出部分神念,也是他的一尊身外化身,直接强行进入颜飞卿的识海之中。

    颜飞卿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见自己从万法宗坛来到了一处好似浩瀚星空所在之地,他稳了稳心神,心知自己这是潜入识海之中,不在现世。

    紧接着有一道人影出现在颜飞卿的面前,身着黑袍,头戴金冠,一派王侯气象。

    颜飞卿望着眼前之人,迟疑了一下:“地师徐无鬼?”

    来人微微一笑,点头承认。

    颜飞卿心思一沉。

    竟然是地师亲至,无论是本尊还是身外化身,都让颜飞卿当下的处境变得极为凶险,堪称是必死之地。

    这个徐无鬼虽然面带微笑,但眼神漠然,看着这个被称为小天师的年轻后辈。

    颜飞卿深呼吸一口气。

    大天师有三大化身,分别对应造化、无量、逍遥三境,地师也应相差不多。最好的情况是一尊最弱的身外化身,可就算如此,眼前之人也是一位实打实的天人逍遥境。

    天任逍遥境的修为,长生境的感悟,几乎不可能被人越境挑战。

    此时的颜飞卿距离天人境还差一步之遥,本来按照原来的轨迹,他与苏云媗成婚之后,以道家房中术合籍双修,如此阴阳相济,两人便可顺理成章地踏足天人境,可连番变故之下,颜飞卿哪里还有这等心思,所以此时这一步差距便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

    本来颜飞卿有大阵为依仗,身在万法宗坛之中,也可比拟一位天人境,可此时被徐无鬼强行拉入识海之中,根本无法驱使大阵,只能凭借自身修为应对。

    颜飞卿心知肚明,徐无鬼肯定不是要与自己这个晚辈为难,他的根本目的在于正一宗的护山大阵“太上三清龙虎大阵”。

    张静修觅地闭关,本尊并不在大真人府,以“天师印”显化的稚童化身与白绣裳已经离开大真人府,剩下能够开启大阵的只有颜飞卿和张静沉,此时张静沉被牵制在镇魔台,再解决了颜飞卿,便没人能催动大阵。

    若是徐无鬼身在大阵之外,任他通天之能,也会被大阵隔绝一切手段,万不可能将主持阵法的颜飞卿拉入识海之中,可偏偏他此时也在大阵之内,许多手段便可尽情施展。

    说到底,徐无鬼以有心算无心,早已算计到了种种变化可能,才有此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局面。

    若是大阵关闭,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能够力挽狂澜的,只有颜[笔趣岛fo]飞卿。

    颜飞卿一震袍袖,袖口处有紫色雷霆环绕,此乃正一宗的大成之法“五雷天心正法”。

    徐无鬼轻笑道:“‘五雷天心正法’固然厉害,可在感悟天人合一之前,威力不显,倒不如我这风雷。”

    说罢,他轻轻一挥大袖,袖间同样有风雷涌动。

    此乃“风雷云气生”。

    两道雷霆皆是神念显化,而非真正的雷霆。

    二雷相击,颜飞卿的紫色风雷消失不见,徐无鬼的蓝色风雷落在颜飞卿的身上,使其身形大震。

    虽然这个徐无鬼只是部分神念所化,可本尊神念是何等强大,哪怕是张静修也不敢说必胜,至多就是在伯仲之间。

    颜飞卿如何能敌?

    徐无鬼笑道:“张静修自作聪明,想要开门揖盗,殊不知那尊身外化身不过是障眼法罢了。若不明修栈道,如何能暗渡陈仓?”

    “张静修坏我大计,我拿走他一个得意弟子,也算是公平。”

    “非是我故意与晚辈为难,实是情势如此,不得不为。”

    颜飞卿并不言语,对于徐无鬼的话语也是充耳不闻,只是专心在身前画出一道道符箓,因为符箓数量太多的缘故,倒像是书生在书写圣人篇章。

    这些符箓生出一股磅礴巨力,要将徐无鬼驱逐出识海。

    徐无鬼神色自若,嘴角带着一丝玩味,分明是觉得颜飞卿奈何不得他。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徐无鬼只是一挥大袖,便吹散了颜飞卿费尽心力方才画出的符箓。

    然后他身形一闪而逝,再不给这位小天师任何希望。

    倒不是说颜飞卿画完九九八十一道符箓之后,他就无法应对。

    不管怎么说,他都足足高了颜飞卿一个境界,涉及到归真境和天人境之间的天堑,如何能够越过?

    只是他不想拖延,因为他已经知道“天师印”已经在返回云锦山的路上,他要速战速决,最起码要让“太上三清龙虎大阵”在一个时辰内都无法发挥威力,确保自己能安然后撤。

    徐无鬼一掌拍在颜飞卿的头顶上,阴气倒灌。

    颜飞卿双眼之中骤然出现一幅栩栩如生的画,无数的烈火组成了一方巨大的湖泊,好似是古书中记载的云梦泽,在湖泊上空,又有无数的仙鹤振翅而飞,羽翼挥动之间洒落下无数流火,落于湖面之上,好似火雨阵阵,激起无数涟漪。天地之间火红一片,火焰,还是火焰,纯粹到极致的炽热。

    可在一瞬之间,所有的火焰尽数熄灭,一片死寂的阴寒淹没了一切,仙鹤定格不动,流火化作冰晶,火雨凝结半空,天地之间只剩下黑白二色。

    正端坐在万法宗坛上的颜飞卿七窍流血,头颅缓缓垂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