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符篆师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跟我开玩笑呢?
    正文

    还有这种操作?

    卜鹏飞从来就没往这上想过。

    明明都已经还回去了,为什么还要去抢回来?

    难道卜家真的就差那一株百万级的大药吗?

    他不是灵战士,对那些可以提升灵力的大药不算很了解,只知道百万级的大药不便宜——都能买他父亲给他留下的庄园。

    但再怎么不便宜,以卜家的实力来看,也不至于为了一株大药冒这么大风险吧?

    他哪里会想到卜远志之前的骚操作?

    如果不是小白他们提前做了准备,而且干脆利落的将那两人给轰成渣渣,那么现在全城的舆论,肯定都在王家那里!

    所以王家特别感激小白他们这群人。

    第二天一大早,就派人来到这座已经不姓卜的庄园,邀请“苏家姐弟”。

    “姐弟?”林泉声一脸狐疑的看看小白,然后再看看孙婷。

    “这样方便行事。”孙婷微笑着解释。

    “可我是他未来岳父啊!”林泉声满头黑线。

    “哎呀,江湖儿女,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各论各叫就是!”孙婷一脸不在乎,然后看向小白。

    经过昨天那件事,孙婷对小白的信赖程度直线上升,已经开始习惯听小白的建议了。

    “王家……派人来邀请咱们?”小白皱着眉头,他心里也有点疑惑。

    昨天晚上那两个人肯定是卜家的人,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他有些想不通,这件事跟王家能有什么关系。

    因为初来乍到,即便有龚明月她们出去打探各种消息,小白这些人对古河城的了解依然还是很片面的。

    只知道古河城里四大人类家族,王潘卜古……其他的,还真没有多少深入的了解。

    “去看看吧。”白牧野想了想,看看自己的父母和林泉声以及左丘韵。

    “你决定就好。”白修远点点头。

    儿子不但拥有着出乎他们预料的实力,更有着远超他们预想的成熟。

    这是做父母的都希望看见的,但也最怕看见的。

    这种感觉很矛盾,一方面是孩子长大了,另一方面也是孩子长大了。

    好在白修远和左丘韵这些年来,也习惯了小白不在身边的日子。

    接受得还能快一点。

    若是一直在身边,然后突然有一天发现孩子真的长大了,那种矛盾复杂的心情,会更加强烈。

    林泉声和裴静对此更是没什么话说,而且他们可没有白修远跟左丘韵那么多复杂心思,未来女婿优秀,这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情。

    只要小白能对子衿好,那么他优秀到突破天际才好呢!

    很快,小白和孙婷上了王家人派来车子。

    古河城跟龚家堡可不一样,城里面各种各样的车到处都是。

    甚至偶尔还能看见一辆人类的飞车……只是款式古老,造型也很土。

    估计都是无数年前在人间带回来的。

    他们乘坐的是一辆古战车,拉车的生灵,是几头毛色纯白,背生双翅的天马。

    这天马属妖族一种,境界不算太高,大约在神级初阶的样子。

    但胜在速度快,听话。

    也不需要车夫如何指挥,鞭子更是用不着。

    一声吩咐之下,震动双翅,快速飞向王家。

    这一幕,同样被不少有心人看在眼里。

    “王家居然派出四匹天马拉着的车去接苏家姐弟?”卜家这边,刚刚吃完早餐的家主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皱起眉头。

    别人不清楚怎么回事,他和管事卜远志再清楚不过。

    这是王家的反击啊!

    “是的,王家大概是想要拉拢他们这群人,然后给我们制造麻烦。”管事卜远志经过半宿的调节,情绪已经好多了。

    但还是有些低落。

    因为整件事盘点到最后,最倒霉的人就是他!

    死了两个培养多年的卧底死士,赔了一个价值不菲的庄园。

    关键付出这些之后,他并没能赢得哪怕一丝一毫的赞誉之声。

    有的恐怕只是别人心里面一句活该。

    “王家又没有证据能证明那两人是我们家的,他们只能证明那两个人是从他们家出来的!”卜家家主淡淡说道:“所以他们能拉拢什么?”

    卜远志点点头,抬头看着家主:“不过那群人……不简单啊。”

    “为什么这么说?”卜家家主愣了一下,问道。

    “您想想,我那两个死士,可是帝四境界的强者!结果在那座庄园里,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彻底灰飞烟灭了。这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卜远志道。

    卜家家主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我们多少有些小看了那群人,他们当中,恐怕是隐藏着很强的存在。甚至可能有帝五强者。”

    “所以我们是不是需要想个办法,破坏他们跟王家之间的关系?”卜远志道。

    “你有何办法?”卜家家主看着他问道。

    “我……”卜远志刚想说我有一计,不过想到那两个死掉的手下,还有那座庄园,说出来的话顿时变成了:“我只是一个管事,这种事情,我哪有什么好办法,还需要家主跟各位长老拿主意啊!”

    “那就暂时不要理会好了,一群初来乍到的外乡人,掀不起多大浪花,”卜家家主看着卜远志,“别忘了最近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是,属下知道了。”卜远志告辞离开。

    出来之后,他的脸色便彻底阴沉下来,心中对家主和长老会的不满,已是到了一定程度。

    好人都是你们来做,坏人全都我来当。

    好事你们争先恐后,倒霉的全都归我。

    凭什么呀?

    卜远志深吸一口气,默默的走回房间。

    下一刻,一件传音法器,从卜家飞出。

    古河城王家。

    同样的高门大户。

    但王家内部的装修风格,看上去要更有品味一些。

    至少给人的感官很好。

    小白跟孙婷都没想到,接见他们的人,居然是王家家主!

    要说多么的受宠若惊,倒也谈不上。

    但惊讶还是有些的。

    王家家主在古河城的身份地位已经属于很高那种,如果说小白跟孙婷这些初来乍到的外乡人是古河城的老百姓,那王家家主就是古河城真正的贵族家主!

    双方的身份地位并不对等。

    “昨天的事情,惊扰到你们了吧?”王家家主看着十分英俊儒雅,说话的声音也很有磁性,见到两人,脸上还带着和善的笑容,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谢谢王家主关心,我们还好。”白牧野露出一个微笑。

    “那就好,今天找你们姐弟过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想要告知你们。”王家家主微笑看着白牧野和孙婷:“其实昨天晚上那两位,都是从我王家出去的。”

    “什么?”

    孙婷跟白牧野都是微微一怔。

    看着笑容满面的王家家主,两人眼中都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怎么可能?”孙婷下意识地道。

    白牧野则看着王家家主,没有说话,等待着他的下文。

    果然,王家家主收敛笑容,叹息一声:“这件事说起来,简直是个丑闻!我们靡费资源,培养那么多年的两个人,竟是卜家安插在我王家的卧底死士!”

    说着,他直接在虚空中亮出一些证据。

    当然,这些证据小白跟孙婷都没怎么看。

    因为这位王家主既然如此坦诚,那就说明他接下来肯定是有别的话要说。

    而且看上去,绝不会是主动把他们两人找来羞辱一顿,给卜家出口气的。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恐怕我们也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两人是卜家的人。这件事也提醒了我们,一定要好好查查,看看家族里面还有多少人是他们安插进来的。”

    “不知王家主跟我们姐弟说起这个,目的又是什么呢?”白牧野有些疑惑的问道:“如果王家主您不说,我们姐弟绝不会把这件事想到你们身上去。”

    “是,我是可以隐瞒下去,但这有愧于良心啊!”王家主感叹道。

    呦,天河这里的大势力主……居然还有这么高端的玩意儿?

    小白对古河城是不了解,但他也来到天河这么长时间了。

    见识过龚家堡,也见识过邰家,如今刚来古河城又见识到了卜家的行事作风。

    再加上之前孙婷的各种普及,他对天河这些大势力主们几乎没有任何好印象。

    论阴险,那是一点都不比人类那些尔虞我诈的老狐狸们差呀!

    哪有几个像我这么单纯善良的人?

    白牧野一脸感激,站起身,认认真真给王家主施礼:“王家主高义,令人感动!”

    “哎,苏公子不必多礼。这件事说到底,终究是我们疏忽造成的。幸好没有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王家主继续感叹着。

    小白心道:若真是有不可收拾的局面出现,你肯定早就撒丫子跑了,死都不会沾染这件事吧?

    孙婷在一旁道:“王家主如此坦诚,当真令人钦佩。”

    商业互吹嘛,她也有些习惯了,而且也看出来王家主找他们两个,绝不仅仅是为了告知他们这件事情的真相。

    “按说我们跟卜家,无尽岁月,在这古河城,也算同气连枝,但这一次,他们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王家主一脸义愤填膺,“先是出尔反尔,然后又以势压人,最后居然还能做出那种脏脏嫁祸暗中抢夺的事情来,实在是令人愤恨!”

    “呵呵,那有什么办法,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就算被欺负了,也只能老老实实忍着了。”白牧野一脸无奈。

    孙婷心说我信你个鬼,不知邰家和龚家堡的人听到你这句话会不会疯?

    王家主又跟孙婷和白牧野两人东拉西扯了一会,最终道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你们刚来,怕是不知,最近这段时间,天河里面有一件重宝要出世了!”

    白牧野跟孙婷相互看了看,然后又都看向王家家主。

    王家家主道:“据说那是一株已经生长了超过十个纪元的大药!之前因为太过隐晦,根本没人发现。但最近这段时间,这株大药即将彻底成熟,终于掩藏不住了!”

    “这种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图谋的。”白牧野说道:“像我们这种小势力,想都不敢想。”

    “不,你敢!”王家家主看着白牧野:“昔年我也曾短暂去过人间,在那里,我听说过一句话,觉得很有道理。我今天送给你们……”

    “请前辈赐教。”白牧野道。

    “那句话,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王家家主看着白牧野:“意思是……”

    白牧野一脸认真的倾听着王家家主解释完,这才露出一丝深受鼓舞的表情:“我都有些被您说得热血沸腾了呢,恨不能现在就去大干一场。”

    “哈哈哈!”王家家主爽朗的笑起来:“年轻人,本该如此!所以我提议,这件事情,我们联手如何?”

    “哦?怎么个联手法?我们这点微末实力,王家主也看得上吗?”白牧野搓搓手,一脸期待的样子。

    孙婷在一旁看得很是无语,她也在努力维持着人设,但想想还是装面瘫好了,反正带着有法阵的面纱呢。

    如果没有面纱,她估计自己十有**得露馅。

    小白这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

    “当然看得上!”王家家主心道:炮灰我们是不挑剔的!

    他一脸认真的看着白牧野:“人多力量大,你们两百多人,到时候我们再出几百人。想要得到这种顶级大药,贪生怕死肯定是不行的!所谓富贵险中求。到时候我们大家联起手来,共同出手,争取将这株大药争夺过来。一旦成功,必不会少了你们那一份!”

    嗯,忽悠,您接着忽悠!

    妈的想要让我们给你们免费打工,说得这么好听,天花乱坠的。

    白牧野也是一脸心动样子,不过随后,却露出意思为难之色,看了一眼孙婷:“姐……”

    孙婷看看白牧野,有点愣,心说这是要说啥?

    她是真的跟不上这妖孽的节奏了。

    不知多少次庆幸自己有面纱。

    既然跟不上,那就不说话。

    她轻轻点了点头。

    演技1。

    白牧野随后转向王家家主:“您说得我现在就想去参与,可问题是,我们这么多人,每天消耗的修炼资源……都是一笔巨大数字。所以……唉,不是我不想参与,我是真的想。但我们是真没钱啊!”

    “你们不是刚刚从卜家拿回了那株百万级的大药吗?”王家家主也在装傻。

    但白牧野怎会给他这种机会,顿时苦笑道:“那株大药,昨天半夜就已经进了家姐的肚子。”

    “啊?”王家家主也有些傻眼,心说这么草率的吗?

    他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觉得这小子会不会是在骗他。

    当然是在骗他了。

    昨天晚上发生那种事情,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服用大药扩充灵海?

    心得多大啊!

    “唉,我们团队,肯定要先紧着我姐,想必您也能看出来,我们整个团队,就我姐这一个高手。剩下那些,包括我在内,估计也就我了。”白牧野叹息着。

    王家家主微微挑了挑眉梢,看着白牧野:“说起来,苏公子的修为……”

    “呵呵,我是神符师!”白牧野一脸傲然:“巅峰神符师!只差半步,便可踏入帝境的准帝级大符篆师!昨天晚上那两人,就是被我用符阵坑死!”

    嘶!

    王家家主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其实昨天晚上那两人究竟怎么死的那么干脆,又死的那么干净……连点渣渣都没留下,他们也都疑惑的很。

    他们之前都认为“苏家姐弟”身边,可能存在着一个帝五强者。

    没想到竟然是这年轻的神符师!

    神级这个境界在天河这种地方非常拿不出手。

    能够活下来的生灵,基本上都是帝级的。

    可神级的符篆师,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没人会把神符师跟神级灵战士放在一起去比较。

    更别说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准帝层级的,法阵系符篆师。

    王家家主下意识的把白牧野擅长的方向,归类到了法阵系。

    甚至没有过多怀疑。

    一方面是这种谎言毫无意义,随时可能揭穿;另一方面,如果是法阵系符篆师,提前布好局,在一群帝级灵战士的辅助下,坑杀那两个夜闯庄园的杀手,并不叫人觉得奇怪。

    “原来如此,苏公子竟然是个巅峰神符师……不,居然是个准帝境界的大符篆师!了不得,了不得啊!苏公子这年龄,应该还不到三百岁吧?”王家家主眼中露出惊喜之色。

    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了。

    本想招揽一些炮灰使用,没想到这群炮灰当中竟然还有一个可堪大用之人!

    关键还不至于在关键时刻控制不住。

    因为王家是有符帝的!

    肯定是可以压制住这个家伙的。

    王家的符帝并不擅长法阵系符篆术,所以关键时刻,这位苏公子,绝对是能派上大用场的。

    “好,好,真好啊!”王家家主连连赞叹。

    好个屁。

    白牧野心中冷笑。

    然后看着王家家主:“王家主,说了这么多,我也算明白您的意思了。咱也就别兜圈子了行吧?想要雇佣我们这群人,没问题,您开个价吧!”

    白牧野突然间变得一脸精明的样子,差点把一旁的孙婷给晃着。

    她甚至有些担心,小白这个样子能行吗?

    不会引起王家家主的警觉?

    可谁知王家家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特别开心特别真诚那种。

    “苏公子果然不凡!是个真正的聪明人!很好,王某生平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了。”王家家主说着,直接开价道:“事成之后,论功行赏!”

    “那是扯淡。”白牧野摇头。

    “苏公子听我说完。”王家家主并不恼,淡淡说道:“在此之前,我可以提前预支给苏公子一株百万级的大药!另外,还有一株……百万级的精神力大药!”

    孙婷差点当场就帮小白答应下来。

    那株提升灵力的百万级大药……说实话没什么,虽然价值连城,但也就那么回事。

    可一株可以提升百万精神力的大药……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已经是符帝的小白,可以一口气,直接冲进帝二领域!

    符帝提升一个小境界,所带来的影响,绝对是比战帝提升一个小境界大得多啊!

    白牧野看着王家家主,噗嗤一乐:“王先生,您跟我开玩笑呢?”

    “苏公子何出此言?”王家主敏感的注意到对方对他称呼上的变化。

    白牧野收敛笑容,淡淡说道:“我们不是傻子,从昨天进城,到今天经历的这一切,相信王家主也能看出来这一点。”

    王家主点点头:“不错,你们很聪明,懂得借势,也懂得自保。”

    “既然知道我们不傻,那就请王家主拿出点诚意来。两株百万级的大药作为预付,您这是哄小孩玩呢吗?”白牧野抬起头,一双眼中射出两道锐利的光芒,直视王家家主。

    “不要说什么有一株是提升精神力的,本公子堂堂法阵系准帝符篆师,法阵一道,从不服人!”

    “王家主可以随便去找,在这古河城里找也行,出去找也没问题。若是能找出第二个擅长法阵系,又比我厉害的符篆师,算我输!”

    “另外,王家主也可以做个尝试,看看我布下的法阵,困不困得住帝五大能,若困不住,算我输!”

    “我有如此威能,即便自己单独行动,也未必就一点机会没有。”

    “如今跟你们合作,想要用两株百万级大药就把我给打发掉,王家主,您这是跟我开玩笑呢?”

    孙婷坐在一旁,一颗心都瞬间悬起来,谁能想到小白胆子这么肥?

    竟敢当着古河城里一家之主如此大放厥词。

    万一对方翻脸,今天要如何收场?

    谁知王家家主听了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倒一脸惊喜的看着白牧野:“苏公子此言当真?”

    白牧野冷笑道:“尽管找人来试!对了,别怪我没事先提醒,帝五之下的,您就别找了,不然像昨晚那两位,一不小心被我弄死了,我会愧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