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家师父总撩我 > 534他眼尾的红似乎带着点蛊惑
    正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无广告!

    黑夜中金和银的眼睛带着点忧伤的感觉,她在心里面默念了几遍那认真而又真诚的声音,还有那句天涯海角。

    ……其实她和顾拾有那门子的天涯海角?其实说起来还真是挺可笑的,但是就是因为这样,金和银的心才会疑惑,这种感觉她更希望是木木带给她的,更加糟糕的是就算是那个混蛋的臧笙歌她也可以接受,唯独他…

    就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的心在一次颤抖,但那绝对不是,金和银能明显的感觉到现在的她只是因为没人,所以只要是个男人肯为自己努力一点,哪怕是表面,她都会沦陷了。

    其实这样的自己真的挺讨厌的,也足够渣,甚至都有些忘记自己梦里的白衣小生。

    “你我?之间?还要在喝酒吗?”金和银想了太多脑子有点小疼这才捏了捏自己泛痛的太阳穴,她神色中带着点淡淡的自然感。

    “为什么不能?你还怕我在把你吃抹干净呢。”臧笙歌似玩笑似的说着,月光微微迎着一些柔和的光,把他的脸照的雪白,这才往一边去。

    他的手指似有些焦虑的捏着酒壶这才点了点,这才低下头:“你不用动,我来。”

    臧笙歌起来的时候挺费劲的,弯腰的时候衣袂拖着地上,淡淡的往一边走,他脸色有点红,但其实并没有喝酒,只是单纯的红,他走路的声音很轻,却也很有起伏感,还没走过来,就听见她的声音:“我说过了,我们之间那次是误会,可能你还是没懂。”

    “懂?我当然懂,所以你想说什么顾拾?”金和银也不恼,她淡淡的说着,这才往一边去。

    …她在期待什么?又或者是她为什么又难过些什么,低着头似乎缓了一会儿,这才道:“顾拾,之前我问过你,你对我有没有感觉,你模棱两可的,是不是怕真的喜欢我了…”

    臧笙歌也笑了笑,但更多是酸涩的笑容,充斥在心底,他把手放在自己的额前,然后这才漠然的收住:“你想知道啊?”

    金和银想说‘她没兴趣’的,可是话到嘴边,她犹豫了,然后低头像是轻叹一声似的,这才道:“我不想。”

    “我你挺想,不然总问我干嘛?”臧笙歌的身影再前面忽闪忽明的,他广袖乱飞,手背微微的曲着那着酒壶,这才道:“说实话,我对你…”

    “对我?对我有什么?”金和银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期待,不管是结果,她微微颤抖了一下睫毛,这才道:“我忽然不想听了。”

    “那算了。”臧笙歌忽然装作一副很平淡的人,两个人就像是傻子一样还是不开灯的,她把手指绞在一起,然后很紧张的‘嗯’了一会儿,这才道:“好的。”

    “所以还喝吗?”说实话臧笙歌是真的有点拿的手酸了,但是又不能放下的,这才抱在怀里。

    冰凉的酒壶贴在臧笙歌的脸上的时候,竟然带着点微弱的热,他抬起头,就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他去觉得很压抑,那种感觉就像是忽然之间在空中炸裂的的烟火一样。

    美丽又危险,触碰就会受伤,臧笙歌垂了垂自己的手,这才抬手去解开酒壶的盖子,他也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但是却一直告诫自己少喝几口的他还是闷着头喝了几口。

    臧笙歌低头唇角似乎有些酒水的柔光,透着股乳白的亮,就是因为怕自己喝的太醉所有他一个男人竟然和米酒。

    “小白脸你不是要喝吗?还天涯海角呢?你就不怕找不到回家的路吗?”

    “我早就没家了…”臧笙歌抬头很缓慢地说着,他微微的仰着头,嘴里残留的米酒只是一股脑的全部下滑,让他的喉结一动一动的。

    说的好像她金和银就有似的,这里吗?哪里像个家,简直就是大囚笼,忽然之间觉得有些不真切的金和银,发现好像有点醉的是她,而不是顾拾。

    “小白脸,你不是说想喝酒吗?那陪你喝,喝到死的哪种。”金和银约说约激动,然后这才淡淡的叫自己放松一下。

    臧笙歌笑了笑,毫不吝啬的点了点头,这才扶着一边的墙壁之上,斜着身子的他,在这黑的有些不着边际的房间中,就像是一道黑影一样,他手上淡淡的拎着一壶米酒,这才放在金和银的手上。

    金和银就那样直视着前方,忽然之间小白脸就凑了过去,他没闹也没很安静,只是在自己的那个块小地方淡淡的说着一些叫金和银听不懂的话。

    他把手放在轮椅旁边,然后就像是有些被罚站的小孩子似的,淡淡的站在那儿,然后时不时的吹着呼出气体。

    其实算不上好闻,渐渐的空气中都有一股米酒的醇厚味道,他忽然时间笑了笑,然后直接就坐在了金和银的腿边。

    金和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竟然我反驳,感觉到自己腿边有一个脑袋靠着,然后她就自己弯腰去拿小白脸剩下的米酒。

    已经好久不喝酒的金和银,忽然之间也没了那种热,甚至可以说是麻木了,就像是小时候觉得西红柿炒蛋就能满足自己,所以一直很想吃,然后就每天吃,都还是觉得很好吃,然后有一天你忽然又喜欢吃别的东西了,你不在吃西红柿炒蛋,但有人还为你做,你喜新厌旧是常事,你没错,西红柿也没错,给你做的人也没错。

    错的是我们长大了…不在喜欢那些了,因为常年如一日的吃,烦了也厌倦了,即使西红柿炒蛋还是以前那个自己喜欢的味道,但是放在嘴里就是难以下咽…

    所以,忽然之间犹豫到底要不要喝下去的金和银最后灌了自己好几口,嘴里的那种麻木感已经叫她有点微醺了。

    最后,她是把手里的酒壶放在怀里才睡过去的,在那种半醒不醒的状态下,她想了很多是事情,可是最让她遗憾就是没能对臧笙歌说一句‘对不起。’

    金和银忽然之间觉得自己有点难过,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那种情感就抑制不住的往外面涌,不存在你的心情,胡乱的就来,然后第二天就像是过眼云烟似的,飘走了。

    所以那晚上说好一起壮胆喝酒的两个人,只是各自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祭祀的时间段一般都在八点到十点左右,这样能给被寄托的人一个很好的见面礼,可以保佑大家新的一年里有好的运气。

    所以这也是北帝最重视的一点,辰后没去,但也给辰后那边送去了做好的补品,祭祀是全员出动,不管是甄善美还是莫初,又或者是柳姜堰许木心,在者是萧家,那些小族,乃至文武百官都会一起去踏青。

    大约把这些都阐述下来的颜香着自家公主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又开始拿着她故意晚上不掌灯然后和顾拾摸黑喝酒的事情,还说第二天她进房间的时候,满是那种酒精的奢靡味道。

    “公主身体本就不好,现在养养说不定还能去参加什么祭祀,出去踏个青啥的,要是在和顾拾纸醉金迷的,不务正业的喝酒然后促膝长谈到深夜,就真的要和皇后娘娘一样在宫里闷着了。”

    金和银其实真的很想反驳的,她目光中有种泄气的感觉起初她好把思路放在颜香教育她的画面上,渐渐的她开始放那晚的顾拾身上。

    他说他没有家了,虽然她的妻子是去世了,但是他不是还有个孩子吗?难道就真的那么丧吗?

    金和银忽然之间觉得自己也挺可笑的,一方面叫人家承认心里想的事情,一方面又觉得还是别说了,要是真到哪种,顾拾还用的找躲她吗?

    可能是真的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妻子,所以才三番的躲避她,那好,既然如此,约莫着祭祀出去踏青的前几天是在一家驿站安顿,大约要住上个三四天,金和银都想好了,既然顾拾要躲着她,她要是好没点决心的话,岂不是再说自己是软柿子,好捏?

    所以金和银只是在心里想着自己这次祭祀就不带着顾拾了,反正有揽月和颜香,她也不可能出什么事情,就这样想着的金和银淡淡的感觉耳边颜香的絮叨声音渐渐的变得清晰可见。

    金和银以为今天自己又要在窗户外面守着光景的她,忽然之间到了顾拾的背影。

    其实他很高,但是一直着影子的金和银去玩觉得她更加高了,修长的身子就像是她门前的那颗大树一样,他脚步在影子中重叠,然后双后自然下垂,似乎连指尖都很完美。

    只是忽然路过林荫的时候,影子缩短,然后金和银才耷拉着眼皮很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最后这才把视线收回。

    他昨天比自己喝的多了一些,所以就算是一大早到下午他们都没见,他身上即使换了件新的衣裳,却还是有股淡淡的酒精味道和已经宿醉和隔夜的米酒味道,其实挥发出来的时候挺不好闻大大,但是再顾拾身上却把他那种风尘的气息表现的淋漓尽致。

    他慵懒的眼尾有点疲惫的红,嘴角似乎也微微的红肿着,大概是昨晚背着他在角落里的时候也喝过不少。

    所以金和银觉得如果旁人喝酒过多会成为酒鬼那顾拾就是最有魅力的酒鬼,还挺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