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世剑仙 > 第三十九章 柳琴师和方画师
    《离剑经》不仅需要勤加习练,悟性才是最重要的,所谓勤能补拙在这方面就不太适用,若不能理解玄妙,就算每日每夜的习练,也顶多就是更熟悉罢了。

    在这第一堂课上,教习便公开传授了融雪式,这也是外院弟子的考核项目。

    李梦舟很认真的听着教习的每一句话,虽然很多他都根本听不懂,但融雪式被教习每人派发了一本,所谓老师领进门,修行看个人,教习把需要注意的地方一一说明,剩下的便是看各自的悟性了。

    离宫第一堂大课足足上了六个时辰,中间每隔两个时辰都有休息的时间,纵使是修行者,这般一堂课听下来,也是感到腰酸背痛,甚是疲累。

    午时准时下课,接下来一整天便是完全自由了,不少人想着钻研《融雪式》,也有人想着要去放松一下,便径自下山回了都城。

    随着散钟最后一声响起,李梦舟便也慢悠悠的走出了习舍。

    沈霁月就站在门外,俏生生的看着他。

    李梦舟挠了挠脸颊,被沈霁月的目光看得很不自然,无奈道:“好嘛,我知道这身打扮确实跟我的气质不太相符,但也不会太难看吧?怎么一个个都盯着我看。”

    沈霁月微微一笑,说道:“不如到都城里买些胭脂粉抹上,白净儿一些自然就好看了。”

    李梦舟连连摆手,自然听得出来这是沈霁月在揶揄他,没好气的说道:“大男子岂能涂抹脂粉,太娘了些。”

    沈霁月抿嘴笑道:“你也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嘛,人各有志,就算有大男人涂抹脂粉,你也不能歧视人家。”

    李梦舟摇了摇头,他倒是挺想当一个小白脸的,只可惜现实不允许。

    “我要回都城了,暂且别过,明日见。”

    “反正我也闲来无事,说起来自从来到都城还没有好好逛过,如今入了离宫,也算是解决了一件心事,是该好好放松一下。”

    沈霁月并没有就此跟李梦舟分道扬镳,而是紧跟在他身后朝山门外走去。

    李梦舟倒是没有在意这些,他心里想着应该弄一把剑来,藏在朝泗巷的那柄剑尚且不到亮锋的时候,而不论是习练《融雪式》,还是防身所用,他都应该有一把剑才对。

    剑修的剑不是随随便便弄一把就行的,剑是剑修最重要的东西,可以被称为第二条生命,尤其是作为本命剑,便更加需要好好斟酌。

    到了远游境方才能够蕴养属于自己的本命飞剑,而在此之前便能有大把的时间找剑,离宫里倒是有着不少的剑,有被在外行走的弟子带回来的名剑,也有曾经陨落的师长遗留下来的剑,这些剑都可以被离宫弟子继承,但也要看缘分。

    而且修行不到承意境是没有资格继承那些剑的,所以像沈霁月和何峥嵘他们都是有着自己的佩剑,但是不是要将自身佩剑蕴养成本命剑,还需要多多考虑。

    剑是有灵的,尤其是名剑,例如薛忘忧的离霜,大师兄的破尘,四师兄宁浩然的曲泉。

    有名字的剑跟没有名字的剑当然有很大的区别,而剑修能够找到专属于自己的剑,与剑朝夕相处,常年在天地灵气的滋润下,剑本身的质量就会提升很多个档次,剑就好像变成了人身体的一部分,只需一个念头便可飞剑杀敌。

    ......

    都城外街很是热闹,稍有不注意就会被擦肩而过的人撞倒,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甚至还能隐隐约约听到一阵悦耳的琴音。

    李梦舟的目光扫视着每个方位,同时朝着沈霁月询问道:“你有没有听到琴音?”

    沈霁月也是侧耳聆听,以她入了远游的境界,感知力当然要比李梦舟强太多了,很快她便找到了目标,伸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相隔大约三百步的地方有一栋小楼,弹琴的人就在那小楼上。”

    李梦舟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说道:“三百步外?这街上这么多人,又这般嘈杂,你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

    沈霁月笑道:“入了远游后,意识便可神游天地,开阔视野,能见百里之外的景象,虽然我目前只在下境,但只要我想,方圆十里内的动静还是可以尽收眼底的,区区三百步又算得什么。”

    李梦舟很是羡慕。

    那隐隐约约的琴音弹奏,没有一丝瑕疵完美无缺的琴曲,如同仙乐神曲般,让人难以忘怀。

    这首琴曲很神奇,蕴藏着一股能够洗涤心灵的伟力,纯洁琴心。

    李梦舟竟觉得心跳有些加快。

    “究竟是何人弹奏,为何会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街上的嘈杂仿佛瞬间都寂静了下来,整个心情也平静了不少,实在神奇。”

    李梦舟有想要见到那弹琴之人的冲动。

    而沈霁月也似心有灵犀一般,提议道:“不如我们过去瞧瞧?”

    李梦舟欣然同意。

    由沈霁月领路,他们很快便跨过了这三百步,来到了一处小楼前。

    这小楼处于街道最安静的地方,是一座茶楼。

    小楼只有二层高,弹琴的人便在二楼上。

    进入茶楼后,李梦舟发现这里还是有不少人的,但基本上都在一楼观望,似是不敢轻易踏足二楼。

    “两位大家奏琴作画,当真是风雅,也让我等能够有幸亲耳聆听这般妙音。”

    “不知那位方大家的画作又是何等惊鸿一面了,实在迫不及待想要见上一见。”

    “方大家一幅画便可卖出天价,岂是轻易便能得见的?兄台有些想太多了。”

    “就算不能一睹方大家的画作,但能听到柳大家的琴音,也是三生有幸啊,该是感到知足。”

    “说的是啊。”

    李梦舟颇有些好奇的朝沈霁月说道:“这方大家和柳大家是何人?”

    沈霁月仔细思忖了片刻,蓦然低声惊呼,说道:“原来是在都城富有盛名的方画师和柳琴师两位大家,他们都是入了观想的人,怪不得远隔三百步的琴音也能令人心旷神怡,仿佛一瞬间祛除了心里一切杂质。”

    世间有算师,有花艺师,也有像杜良玉那般的裁缝,自然也有画师和琴师这些入了观想却不能受天照洗礼的人,这些人被统称为异人,他们在各自职业里都是顶尖的人物,尤其是画师和琴师这等拥有一定地位的,与普通人中那是绝对的名人大家。

    李梦舟也有些恍然。

    普通的琴师弹奏的曲子虽然也能做到如仙乐一般的完美,但终究不能影响到修行之人。

    沈霁月似乎有些激动,她拽住李梦舟的衣角,说道:“素来听闻有修行者在看过入观想的画师所作的一幅画,或是听闻琴师的一段弹奏,便念头通达,直接破境的例子,这种事情可绝不能错过,说不定是我们的机缘呢。”

    李梦舟不太能理解的说道:“这样的事情虽然我也听说过,但毕竟没有亲眼见过,而且这些画师和琴师都是没有足够的资格开通气海,从而被修行世界淘汰的人,哪能真的具有这般神奇的能力?”

    虽然李梦舟见识过花艺师的本事,也亲自体会过杜良玉这位裁缝的能力,但对于这种过于玄妙的事情,还是抱着一些怀疑的念头,就连那名为千机子的据说能够推算出一个人短暂命运的神算师,李梦舟在没有亲眼见过前也不是完全相信的。

    沈霁月的想法显然是与李梦舟完全不同的,她当即说道:“也不是每一个入了观想的异人都有这样的能力,这只是包括画师、琴师和书法家这类普遍而又特殊职业的人。

    就算是有着异人的身份,若画技和琴技、书法造诣不到家,也很难创作出蕴含玄机的意境,拥有这般造诣的人本就凤毛麟角,能够有幸遇到便更是三生有德。

    而方画师和柳琴师在都城里各自的领域上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人物,说不定真的能够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奇遇呢?”

    李梦舟还是不太相信的说道:“你都说这样的人凤毛麟角了,哪能让我们这么随随便便就碰到,而且我们初才也听到了那柳琴师的琴曲,除了对心境的确有所裨益外,也没有让我直接破境入远游啊。”

    ......

    茶楼二楼上,优雅清淡的琴声悠扬响起。

    琴声时而山之巍巍,时而水之洋洋。

    楼阁雅致,桌案上呈现的是小桥流水安静,假山荷塘静美。

    桌案前后,分别或站或坐着两名男子。

    坐着的便是白面书生模样的中年男人,他双手抚着琴,随着他屈指连弹,更是多样变化的指法,完美的将这神音弹奏而出。

    站在桌案后的同样是一位中年男子,身材略微有些偏胖,眯缝着眼睛,很是认真关注的描绘着笔下的画卷。

    一曲悠然自得飘逸洒脱的曲子奏完,柳琴师停了下来,双手依然放在古琴上,微微抬首看了看紧皱着眉头的方画师。

    “莫非方兄遇到了什么难题?”

    方画师凝眉看着桌案上的那副未完成的画作,头也未抬的轻声说道:“只是在某些细节上拿不定主意,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柳琴师笑道:“以方兄的画功造诣,居然也会有为难的时候。”

    方画师笑了笑,说道:“倒也不是为难,画画这件事情也是需要深思熟虑的,稍微有一丁点的偏差,就有可能影响整幅画的完整度,就算勉强画出来,也算不得上乘。我自然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柳琴师起身来到桌案前,细细观赏着画作,良久后,方才开声言道:“好啊,跟方兄相交已久,在下对于画作也算有了些微末的理解,这尚且未完成的画作已是都城里一等一的,不想方兄仍是不满意,想来就算是一幅残画,都城里也有大把人争着抢着要买。”

    也是因为说这话的是柳琴师,若换作旁人,恐得方画师便要发怒了。

    知道柳琴师只是在说笑,方画师也是轻轻抿嘴,说道:“一幅画能够卖多少银子我倒是不在意,但不能画出让自己满意的画,是我万万不能允许的。那些只看名声根本不懂得画的庸人,就算买了我的画,也不过是为了虚荣而已,想来就算放在他们家里,也是徒遭蒙尘。”

    柳琴师深以为然的说道:“当年方兄拮据,不得已卖画,却也是顺理成章的得了名气,被奉为大家,如今身价已是不可往昔能比,自当不必再卖画。”

    方画师感慨道:“我也很是期盼能够遇到真正懂画的人,就算是分文不取,我也会很开心的将画送给他,只可惜这样的人太少了。”

    柳琴师轻轻叹息,说道:“不比方兄,弹琴者大多地位不高,想要借此为生更是极难。我也不想去做那贵族人家里被圈养的毫无灵魂可言的琴师,想那勾栏院里尽是出些琴术大才,却也不过是被人取乐,想要安稳的学琴抚琴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现实生活所迫,免不了还是要牵扯上铜臭之味。”

    站在门外偷看的李梦舟忍不住小声的朝沈霁月说道:“不过是故作清高的酸腐之人罢了。”

    以他们的身份和身手,想要不被人察觉的上得二楼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沈霁月同样很小声的说道:“你管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人家的本事摆在这里,机会是要自己来抓的,说不定这就是属于你的机遇呢,也许等那方大家把画作完成,你便可一眼顿悟,立即便能看得见气海呢。”

    李梦舟心中一动。

    但他还是觉得这有些太过荒谬了。

    只是随着念头一起,他便很难不去想这件事情,看不见气海绝对是目前最困扰他的事情,但凡有任何可能,都不应该白白放弃。

    “是何人在外面?”

    屋内突然响起方画师的声音。

    李梦舟有些伢然,不敢相信的看向沈霁月,说道:“他怎么会发现我们?”

    沈霁月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说道:“你怎么变得这么蠢了,那两个人又不是普通人,可是入了观想的,就算我们声音再小,若不刻意隐藏,又怎么不可能不被发现?”

    李梦舟有些尴尬,倒不是他变蠢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一点而已。

    屋门被打开,柳琴师和方画师出现在李梦舟和沈霁月的视线里。

    李梦舟很快便恢复了平静,轻咳了一声,说道:“我们只是路过,打扰了二位的雅兴,切莫怪罪。”

    柳琴师皱眉说道:“我先前已经跟茶楼的老板谈妥了,没有我们的同意任何人都不能上二楼,你如何路过?”

    李梦舟有些气恼的说道:“你管我怎么路过!”

    沈霁月很是无语的拉住李梦舟,朝着方画师和柳琴师揖手为礼,说道:“我们是听到柳琴师的琴音,才一路寻至此地,若有冒昧打扰处,还望多多海涵。”

    柳琴师眼前一亮,又存着怀疑的心思说道:“即是喜琴之人,当是同道中人,我倒是不会计较,但你们寻我是因为听懂了我的琴,还是另有原因?”

    李梦舟有些茫然,他哪里懂得什么琴,只不过是懂得听罢了。

    沈霁月不愧是通州大户人家的千金,在琴棋书画上自然颇有些造诣,如是说道:“柳大家的琴技固然可敬可叹,但总是有着某些因素影响着,未能弹奏出最完美的音律,甚至颇有些感伤,想必是柳大家的心绪所致,无遇得伯乐。”

    柳琴师的眼睛更亮,虽然沈霁月的话还是存在着些笼统,但已经很让柳琴师满意,毕竟这小姑娘是真正听懂他的心事了。

    他很是欣喜,连忙侧身邀请沈霁月二人进屋。

    所谓交友不分年龄,又更何况是同道中人,忘年交尚且有之,柳琴师也不过是四十多岁,当然不会看不上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李梦舟的关注点根本不在柳琴师的身上,他只是想要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难寻的机遇,而既然先前已经听到过柳琴师的曲子,并没有让他悟到什么,自然即刻便被他抛却,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方画师的身上,尤其是桌案上那未完成的画作。

    方画师倒是颇有些好奇的问道:“莫非小哥也懂得画?”

    李梦舟故作高深的道:“略懂,略懂而已。”

    方画师也是有些心中喜悦,看到柳琴师遇到了小知己,不论那小姑娘懂得多少,至少不会是完全不懂的庸人,他自然也期待李梦舟这个少年可以成为他的知己。

    李梦舟的视线一直落在画上。

    许是希冀的缘故,方画师坦言说道:“这幅画还剩最后一笔便可完成,但我却不知该如何下笔,想着不论在哪里下笔都会让这幅画落于下乘,实在很是让人头疼。”

    李梦舟点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明白了方画师的话。

    他径直便拿过了画笔。

    方画师尚且没有反应,柳琴师倒是先一步开口道:“小哥果然懂得?难道竟有点睛之笔?”

    李梦舟执笔的动作微微有些僵硬。

    他默默擦了擦头上不存在的冷汗,也不言语,只是细细看着这幅画,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在思忖落笔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