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延禧宫祠 > 第九十六章,病倒
    桑槐扑哧一笑,揽着玄烨的手臂嗔道,:“皇上,臣妾不过说了一句,皇上怎的就动气了哪?这不是难为臣妾吗?”

    “罢了,拿你没办法就是了,你啊,真该好好学学,学学如何同元妃一般端庄娴熟,你也当了多年的常在了,那活络的性子就是不能改改。朕不是说你这样不好,实在是有失大家闺秀的气度。”

    桑槐吐吐舌头,:“是,臣妾以后定当好生像元妃娘娘学习。”

    我浅笑着坐到玄烨另一侧,握住玄烨的手温声道,:“皇上,琼儿刚入宫不懂事,又没伺候皇上太久,定然对皇上的脾气还不是十分了解,还请皇上能够原谅琼儿的鲁莽,臣妾替琼儿向皇上请罪好不好?”

    “哎。”玄烨看着我叹口气,:“你啊,水美人若是有你一半的性子朕也不必如此。”

    “臣妾是姐姐,自然应当要照顾妹妹,更何况,琼儿是我戴氏的人,臣妾理当照应,这也不是全为臣妾,而是为了戴氏。”

    “难为你这番孝心,只可惜你的妹妹没有你这样的懂事,那日去了朕那里就说起你的坏话,说你在家中就独享待遇,入宫了还是如此,说话颇为难听,朕实在是厌恶,这才让人赶出去的。”

    “水美人也实在是不懂事,怎么还和自己的姐姐叫起真来了哪?元妃娘娘这样的为她好,倒是枉费娘娘的心意了。”

    “罢了,此事不提也罢。”

    行至三日的时候我们才到了避暑山庄,一路上我与桑槐左右夹击,玄烨算是对戴琼丝没了一点兴趣,甚至还深深的厌恶。

    入了山庄后,玄烨入住他一直住的景德轩,我则住进明月阁,桑槐离我近些住在朱雀关,剩下的人因着玄烨并不十分喜欢便打发到山庄的后山去了。

    白日里,玄烨在景德轩处理政事,我便在明月阁里写写字书书画,做首诗提首词,闲着无事的时候也抚抚琴,桑槐一日也照旧来一次,与我说上会子话。

    我也不用吟歌和莲蓉伺候,只让她们好生照顾朝兮,朝兮正是到了顽皮的时候,整日在山庄里上窜下跳,玩的不亦乐乎。

    我让莲蓉与宫中保持联系,皇后她们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马上飞鸽传书给我,莲蓉自然也不敢怠慢,天天养着一群鸽子过日子。

    此次,我不再宫中,必然是皇后她们的大好时机,也是穆秋惜在宫中收集证据的好时候。

    来了园子有五日了,宫中一直没有什么消息,我也乐的清闲,玄烨怕我们闷着请了一个戏园子的人来山庄专门为我们唱曲,我偶尔有趣的时候也会去瞧瞧,良妃和荣妃是水火不容的,加之有个成嫔搁在中间,荣妃便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整日独来独往的,因着得罪我的事情也不敢来我这里只能自己躲在山后,过的颇为不爽利。

    良妃来了山庄后,一日都没得玄烨召见过,便更加对成嫔不好,日日让成嫔以得病不去侍寝,久而久之,能经常见到玄烨的便只有我与桑槐。

    “元妃娘娘吉祥。”

    午后我小憩醒来正在厅里用着茶,桑槐快步走了进来,使唤四周的人都出去后,坐下低声道,:“嗔答应有喜了。”

    我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桑槐道,:“什么?嗔答应有喜了?她已经一个月不得皇上召见,那里来的喜脉?”

    桑槐摆摆手,:“已经两个月了,只是嗔答应也是个糊涂的,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到了现在开始害喜才知道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了。”

    “你怎么知道的?皇后来信了?”

    桑槐摇摇头。凑近我道,:“皇上不知道,臣妾听留在宫中的人说,皇后宣布此事不得张扬,宫中知道此事的人也不多,只怕,皇后是没打算留下这个孩子,正好皇上也不再宫中,一不做二不休,打算沉皇上回宫前就夺去这个孩子。”

    我冷笑一声,:“好,当真是来的是时候,此事,你我便都当作不知道,等到这孩子没了之后,我们在。”

    桑槐了悟的笑笑,:“是。臣妾明白。”

    晚上的时候玄烨来了我宫里,因着来了避暑山庄,虽说没了早朝,可是因此奏折却多了许多,前朝每日都会找人将奏折快快马加鞭的将奏折从宫中送来避暑山庄,玄烨从早忙到晚,一刻歇息的时间都没有。

    我看着也十分心疼,便命人多多做了许多药膳给玄烨补身子,生怕他会因此病倒。

    自从玄烨登基后,这些年一直勤于政事,忙着为老百姓和子民们谋福利,逐步恢复经济,大清成为幅员最为辽阔、人口众多、经济最富庶的帝国。这些自然都要归功与玄烨的勤政,

    九时的时候,玄烨还坐在桌前批着奏折,我有些心疼的走过去,:“皇上,都这么晚了,还是早些睡吧,你这样子是会累坏身子的,臣妾虽说是女子不懂得朝政,不能为皇上分忧解难,可是臣妾臣妾身为后妃,有责任和义务照料好皇上的饮食起居,如今国泰民安,皇上应该保重自己才是。”

    听到我这样说玄烨才颇为疲惫的抬起头看着我,:“若是国泰民安,朕也不需如此了,如今也算是时局动荡了,早些年郑成功病逝后,其子郑经立位。谁知今年郑经突发疾病竟然就这么撒手了,他的部将冯锡范杀死了郑氏的继承人,改立郑经次子克塽继承延平王位。郑克塽年幼,成为冯锡范的傀儡。若是朕在不管管,只怕以后这冯锡范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的事情来。”

    “那皇上打算怎么办吗?”

    玄烨有些为难的摇摇头,:“朕离台湾岛甚远不说,对那里的形式也不了解,若是贸然的下诏,只怕会让众人不服,可是朕若是听之任之,后果又不堪设想。”

    “既然如此,皇上何不发兵收复台湾?如今郑氏内讧,新继承的延平王又太过年幼,皇上大可以幼子过小不能治理为由劝其归还台湾岛,若是他们肯,咱们便少割些封地给他们,让他们占据一方为王,也算是恩威并施,可是若是他们不肯,皇上就可以冯锡范念起幼子不懂事劝其谋反为罪名发兵。”

    玄烨颇为惊奇的看着我,:“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如今朝中能用的人不多,你觉得该让人去更合适。”

    我转念一想,计上心来,道,:“如今朝中的大番都被皇上削减的差不多了,许多权贵必然都想涌上前来重做大头,若是用他们,只怕得胜之后又是一个鳌拜,不若,皇上就选些没有背景却用功肯干又为人踏实的人,而这人,官不可过大,人不可过傲,心不可过高。”

    玄烨站起来拍着手笑答,:“妙,绾儿,你当真是朕的玲珑心。”

    我松了一口气,换上小女儿的神态道,:“好了,皇上现在休息吧。”

    玄烨点点头,:“罢了,朕不睡还要为难你陪着朕,走吧,今日的折子也批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等到明日在批就是。”

    我伺候玄烨更衣后与玄烨平躺在床上,玄烨握着我的手,柔声道,:“朕总有一种感觉,像是亏欠你许多一般,没想到这里,朕都是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能安稳。”

    我测了侧头看着玄烨的侧脸,:“为何出此言?皇上是臣妾的夫君,怎会亏欠臣妾?更何况,皇上对臣妾好的很,何谈亏欠?皇上多虑了。”

    玄烨摇摇头,:“自然不是,这些年,朕对你的照料并不多,朕曾经对你许诺要一生对你好,可是如今,朕总是忙于朝政,时常忙的一月都见不到你,朕知道你是个懂朕心意的好女子,可是越是如此,朕越是不能安心。”

    “皇上整日忙于朝政说明皇上是明君,臣妾看着自己有这样夫君,臣妾骄傲都来不及,从入宫的时候臣妾便知道,臣妾的夫君不同于旁人的夫君,臣妾的夫君是天地间最优秀的男儿,是心比天高的皇上,皇上越是这个样子,臣妾便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得夫如此,妇复何求?”

    玄烨转过身子,将脸压在我的脸侧,:“绾儿,你是朕一声的宝。”

    第二日,玄烨修书回宫,商议收复台湾的事宜,很快得到朝中半数以上大臣的支持,许多不支持的不过是些故尘守旧的老臣,朝中的新贵大多都持支持的意见,接下来的半个月,朝中为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玄烨也对冯锡范下了诏书,可是冯锡范自然不从。

    一月后施琅率领战舰三百,精锐水师二万,进攻澎湖。经过七天激战,清军占领了澎湖。不久,郑克塽派人前来乞降,清军进驻台湾。

    转眼便到了六月底,我们来避暑山庄也足有两月了,就在前朝平定的同时,穆秋惜命人给我寄来了书信,嗔答应的龙胎没了。

    早上的时候我找来一名从宫中来的太监,带着他浩浩荡荡的去了景德轩。

    我面色沉重,口气不由也重了几分,玄烨颇为吃惊的看着我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我指了指太监道,:“皇上,这位是从宫中送折子的太监,臣妾刚刚从明月阁出来便听到他与山庄里打扫的仆人议论宫中的事情,言语中多次涉及有人陷害龙胎,臣妾以为龙胎乃社稷的根基,故而不敢私自惩处,便将他带了进来。”

    玄烨一愣,看着太监道,:“什么有人陷害龙胎?”